聖木倉爆裂ポ-イ

※难以想象的低产患者
圈名时咏/镇魂
想要有小可爱来扩列……
曾经是个写手,现在残了,复健失败,现在处于低迷期垂死挣扎。勉强会画个大头。
原创作品居多,同人除V家外几乎不写。(害怕ooc的我也没办法啊
主混V圈,全员偏LEN厨,主写蕉橘
是个master/婶婶/指挥官
伯爵咕哒子我吹爆谢谢
喜欢的东西不多但是很欢迎安利x

燃尽暂时不更新了,回顾了一下发现自己写的什么垃圾玩意,我自己都看不懂我在写什么玩意,让我好好捋一捋思绪干点复健的事情想清楚了再继续。

【原创】燃え尽くす

【THE  BRANCHES  OF  YGGDRASIL】

※我流画风和剧情
※系列中短篇
※或许是老套路吧?
食用愉快
N-2





【N-2】

老天爷似乎并不稀罕我的感谢,进入电梯的那一刻,看到研究员按下楼层的那一刻,我的希望就破灭了,而且这破灭来得非常快,几乎不到五分钟时间。

按下四楼的按钮后,女研究员就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什么都没说。虽然气氛很尴尬,但是我也不好开口,毕竟我本来就不是很擅长与别人相处。

电梯下降的速度非常快,很快就到了四楼。电梯门一打开,女研究员就离开了电梯,我自然只能跟上她。检查室里面的人不多,大概有十几个左右,既有研究员也有“培养体”。

一进门我就闻到了和白馆里也有的一种浓浓的味道,那大概是某种或多种药剂的味道,其中夹杂着淡淡的消毒水味,它充斥着整个房间,令人非常难以忍受。

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这么觉得,但至少用眼睛来看的话,研究员们和其他培养体们都一脸泰然自若,就像是闻不到这种气味一样。

大概是听到了我们到来的声音,一位研究员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来,然后露出了非常灿烂的笑容:“啊,来了啊,欢迎欢迎。”

他放下手里的试管,匆匆地走到我的面前来,黑发的女研究员也转过身来看着我们。“你好啊,新来的孩子。我是巴德尔,这里的研究员。”男性研究员很友好地向我伸出手。

“……你好。”我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有些冰凉的皮肤的触感让我有些不自在,虽然很想立刻抽回手但是这么做无论怎么说也太失礼了。虽然神话体系不完全一样,但他的名字果然也与雅典娜和奥丁是同一个格式。

“事不宜迟,赶紧去做身体检查吧!我对你可是非常期待的。”巴德尔拍了拍我的后背,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蓝色的眼睛中满是和善。这时,领路的女研究员向我招了招手。

“拜托你了,维纳斯。”

“知道了。”这时我才知道这位高挑的黑发女性是叫维纳斯。她领着我在这个偌大的房间内做了一圈检查,有以前在白馆做过的,也有从来没做过的检查,所以这次个过程就繁琐了很多。

到最后我已经感觉有些疲惫了,到今天为止,我从来没有想过做检查也会这么累。做完检查后,维纳斯指了指靠近角落的一排座位。“在那里坐一下,整理完数据就可以让你回去了。”

“……是。”于是我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在等待的期间,电梯门又开开合合,陆陆续续进来了别的培养体。他们和我刚才一样,排着队做一圈检查过来,和我不同的是他们都是一个人过来的。大概是因为我是新来的,今天特别照顾一下我。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整理我的什么数据,不过时间确实有点长,或许这是因为我现在无所事事的原因。我看向正在讨论的巴德尔和维纳斯,他们的表情有时很惊讶,有时很困扰,这让我也搞不清楚我的数据对他们来说到底是好是坏。

其他培养体做完检查,也坐在我旁边的其他座位上等待,只不过他们并不交谈,彼此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如果是在白馆做检查的话,这种状况绝对非常稀有,尽管测试员们大概都比较喜欢这样。

而且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问起我的名字。当初来到这座岛上时,无论去哪里都得先说出名字作为登记,方便管理。而这里作为更加先进的地方,按理来说也应该需要登记才对。还是说,在此之前就做好登记了呢?

在我发呆着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两位研究员就把数据整理完成了,维纳斯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回过神来。她递过来一个小小的牌子——接过来后我才发现那是一个证件,还是可以扣在衣服上的那种,牌子上只写了四个数字:1250,下面有一个条形码。

“那个数字就是你的代码了,从今往后,你只要用这个代码行动就可以了。如果没什么问题了的话就可以回去了。”

“……是。”除了这个字,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维纳斯的话,就像是有读心术一般,刚刚我考虑过的问题他们很快就能给我解答。我曾经用过的名牌还躺在我的口袋里,但现在我有了一个新的“名牌”。

我沉默着走向电梯,就算心里感到抗拒,我也只有接受的分,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

经过巴德尔身边时,他冲我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这又让我想起了她,会朝我这样笑的,就也就只有他们这样的人了。“你的数据很特别,我很期待你的成长。”他说。

但终归他们还是不一样。

随着电梯门缓缓关闭,我的视线慢慢地也被隔断在这个小空间里。







<<<<<<<<<<<<<
十分我流了,感觉自己要江郎才尽了……(对不起我被游戏榨干了)
会尽量提高更新频率了x
(咕咕咕.jpg)

【原创】燃え尽くす

【THE  BRANCHES  OF  YGGDRASIL】




※画风迷剧情迷
※flag狂立流
※系列中短篇
U-3
食用愉快。









【N - 1】

“我叫雅典娜。”

在最后,结束了对我的问话和与测试员的谈话后,金发的女性这样介绍自己。即使我不怎么在意这类东西,但是那作为神话中的名字被常人使用怎么说还是有点别扭。

然后雅典娜就以工作太多为由,进了不远处的电梯去了别的楼层。

“说起来,我好像还没有和你自我介绍吧。”测试员突然转过头来和我对话,“我是奥丁,这里的研究员。”

“……”

和刚刚的雅典娜一样,在我的常识中似乎并不经常听到这样的人名,这可能是这里的特色,又或者说是某种规律。

“……不用露出那种眼神,别看我名字起得神气,其实我就是一个被老板任意使唤的打工仔。”奥丁拍了拍我的肩,向着电梯走过去。

虽然在意的并不是这一部分,但我也没有发表意见的地位和权利,只能默默跟上测试员——或许应该说研究员吧。

进了电梯后,奥丁直接按了十二楼,这似乎就是楼顶了。然而到了十二楼,我发现还有向上的楼梯,虽然不知道它有多高,不过被铁栏杆锁住了,大概是我去不了的地方。

十二楼的楼道里也有几个人,有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也有看上去和我年龄相仿的少年。工作人员和与我处境相同的少年们都会和奥丁打招呼,不过并没有怎么注意我,这和雅典娜有点不太一样。

到了道路的尽头,奥丁拿出了类似于房卡的东西,在道路右边最角落的房间门旁的装置的玻璃屏幕上扫了一下,电子化的门就打开了。

“今天你就住这里了。房间钥匙已经和基本规范守则手册放在桌子上了,如果有什么事的话,房间里的音响会发出通知的,三餐也是通过音响来通知进食时间的,虽然没有吃饭必须准时的规定,但就对健康来说,还是准时点比较好哦。”

“部分楼层是自由开放的,开放各楼层的地图也放在桌子上了,如果有什么急事或是身体突然发生紧急状况可以按床头的红色按钮,会有人来的。研究所的出入目前还不允许,守则手册是必看的,每个月会有专门的测试。”

奥丁把我带到房间后,还说了许多注意事项,虽然有一些东西在守则手册上已经有了,但他还是认真地强调了一遍。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他才结束漫长的演讲。

“差不多就这些,如果这边研究有什么需要到你的地方会有人来找你的,你就在这里住下就行。有疑问的话,这个楼层也有专门咨询问题的人。”

“我明白了。”

“那就好,我也差不多该走了,待会会有人来找你做登记,所以你暂时先在房间里待一会吧。”

“好的。”得到我的回应后,奥丁就离开了。整个房间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也终于能分出心情来打量这个新环境了。

房间格调不出意料的很有科技感,布置也非常简单:一个门锁、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音箱,旁边还挂有一个电子钟,再来一个柜子放在那个最空旷的房间右上角。

我去看了一下柜子里的东西,是一些被子和床单上,还有一些衣服,那样式和我刚刚在走廊上看到的那些少年身上的是同一样,只不过估计是我的码数。

合上柜门,我拿着手册趴到床上细细翻看,这里以后就是我的“新家”,适应床的感觉对我来说至关重要——尽管我没有认床的习惯。

手册有点小厚,比一块玻璃窗板略薄,密密麻麻地记载着各种各样的规矩。因为字数有些多,所以我把它放在了一边,拿起了地图。

开放楼层有十二层,也就是从一楼到我所居住的这一层是可以自由走动的,六到十二楼是“培养体”住宿区,每个楼层都有公共的厕所,五楼是食堂,四楼是检查室——我想大概是体检的地方吧,三楼是研究室,一楼是大厅——除此之外没有做多余的解释。

最让我吃惊的是二楼——娱乐室,这里居然会有这种地方,而且地图上还用了文字进行补充:能放松身心,随意玩耍的地方。就连中心城区外都没有这种地方,我不由得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然后地图上还标注了楼上是特殊住宿楼,而且只有两层。如果说是研究员们的住宿层,我还是有点怀疑这个偌大的研究所只有两层的空间够不够他们住。

还没花时间去细想,一串铃声就急促而连续不断地响起,那有点像我以前家庭住所的门铃声,我收好地图和手册,下床去开门。

打开门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位拿着一沓资料的高挑的黑发女性,她穿着白色长袍,戴着眼镜,透明的镜片后一双深褐色的眸充满了严苛与凌厉,看上去是和我一样的“亚洲人”。

“你就是今天新来的吧?”

“是的。”

“跟我走一趟。”

说完这就像是抓嫌疑人一般的话,黑发女性转身就离开了,我匆匆地只得跟上她,房门很人性化的自动关闭。

她会把我带去哪呢?我想了一下地图,最有可能的果然还是检查室,就算离开了原来的地方,远离了白馆,我最讨厌的检查环节也还是没有消失。

虽然我猜测的是这样,但我还是发自心底地希望这个仅仅只是我的猜测而已,就算不是今天,我也能稍微感谢上天了。










<<<<<<<<<<<<<
本章我没有灌水,都是实打实(?)的东西!(说着心虚地退后了几步)
600度近视玩家欢迎捉虫!(๑•̀ㅂ•́)و✧
沉迷FGO不想更新(杀生院好难锤啊喂),上周可能会补的咕咕咕了(喂)
沉迷自己的私房中篇不想动弹……写完这个系列就去填金苹果的坑……(made为什么不是1v1劳资就写不下去啊啊啊)

一个没人看的通知

忙傻了都忘记发了……燃尽系列上周休息……这周或许会补上(大概)

【原创】燃え尽くす

【THE  BRANCHES  OF  YGGDRASIL】






※画风迷剧情迷
※flag狂立流
※系列中短篇
U-2走你











【U - 3】

大概行驶了十几分钟左右,车子突然停了下来,没有做好准备的我差点摔下座位。坐在驾驶位的测试员打开车窗,探出头和外面的人交谈。

我也打开车窗往外面看,车前有一扇非常高大的铁门,看着就觉得非常坚固。测试员正在和门检室的人交谈,他们对话用的是我听不懂的语言,只是测试员会时不时指我一下而已。

门检室的后面是一堵非常高的白色墙壁,高得难以估计它的高度,同时它也非常厚——在门的外边估计有四米左右宽,门里面不知道是怎么样的。我猛地发现这就是白墙的真面目。

它确实如想象中那般又高又宽,非常坚固。

交谈结束后,铁门缓缓地打开一条缝,发出巨大的声响,测试员开车进去,门又缓缓合上了。门后的白墙比外面要薄一半,同时也有一个同样的门检站,只不过规模比外面大一些。

门后的世界也非常有「城区」的样子,除去大片的绿化带之外,也有非常现代化的建筑,甚至比起岛外的科技感更强、更加先进。

“感觉怎么样?”

测试员突然出声问道,进到城区后,他的速度自然是减慢了,“很厉害。这些应该是大城市里才有的建筑吧。”虽然不及那些摩天科技大楼,不过这也是事实。

“外面虽然和那些城市的建筑很像,但是里面的精华可是他们模仿不来的。”测试员的语气中带有明显的高傲,“马上就到研究所了。那是你今后的住所。”

研究所,这个是个在我原来生活的国家也有的名词,那是科研人才聚集起来研究开发东西的地方,本来应该和我这种普通人没什么交集才对。

车辆继续往前行驶,没一会就又停下来了。前面的测试员开始解安全带,大概是路程已经结束了,我也跟着解开了安全带。看到测试员下车我跟着下车,毕竟我也不是第一次坐车,这点还是会的。

这里是一个露天停车场,旁边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好几辆车,靠边的地方还停着几辆自行车。这里的绿化带很多,到处都是树木,空气也非常清新,不乏是个好地方。

“跟我来。”测试员拍了拍我的肩,于是我就跟在他后面走了,很快就走到一栋大楼前。这栋大楼远远就可以看见,它的建筑材料不知是什么光滑的建筑材料,阳光落在它上面显得格外耀眼。

这栋大楼非常宏伟,门口有安检站,不过跟着测试员的话,我进去并不困难。他们的的对话依然是我听不懂的语言,实际上除了中文和英文,其他语言我都没有进行了解过。

交谈结束得依然很快,其中安检人员检查了一下测试员的证件,突然他回过头来,对我说话:“过安检需要搜身,你没意见吧?”

就算有意见也不能怎么样吧。我摇了摇头。

两个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就上来搜身了,我学着测试员的样子张开双手,任凭搜查。他们从我的口袋里找出了海螺和名牌,确认没问题之后又还给了我。

安检人员指了指门口,我猜那大概是允许我们通过的意思,我看了一样测试员,他也做了个同样的姿势,可能是在帮我确定想法。

我顺从地跟着他,同时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她的样子,如此现代化的设施,无论怎么看都和她的直觉、不如说是幻想天差地别。如果她真的到了这种地方,一定会失望的吧。

这座“研究所”的装潢非常华丽气派,可以说有点像是大型商场,不过这里有一点和商场非常不一样——到处都摆放着各种高科技的的机器,并且在这里的人无一例外地穿着白色外衣,十分有研究所的风范。

不过仅凭这些东西,我还没能猜出他们进行的到底是什么研究。

就在我四处观察的时候,走在我前面的测试员突然停下来了,我一下子没能刹住到便撞在了他的后背上。“哦,小心点,在这里可不能这么冒失啊。”测试员回头看了我一眼。

“非常抱歉……”

“喂喂,不要欺负小孩子啊,那可是‘祖国的花朵’。”突然响起的女声又让测试员把头转了回去,一位手中拿着一沓资料的金发高挑女性向测试员搭话了,脸上带着戏谑的笑。“任务完成了吗?”

“那是当然的,不完成的话老板的怒火可不是那么容易承受的呢。还有我并没有欺负他好吗?”

“这就是任务对象?”无视了男测试员的抱怨,金发的女性走到我的眼前,一双蓝色的大眼睛打量着我,这种感觉并不怎么好,“是个亚洲人呢。”

我回望着她,她也只微微一笑:“欢迎来到研究所。”












<<<<<<<<<<<<<
是的是的我知道我在注水所以不要再说了.jpg
感觉有几次忘记打那个大写加粗的小标题了……不过和本系列没什么太大关系也懒得改了……
不好意思最近爬坑了所以进度摸得很慢……(Gungnir:一句mmp送你)
感谢观看嘿呀
大概到了N字头会提高质量吧x

【系列】燃え尽くす





※系列文
※画风清奇
前文走你


食用愉快








【U - 2】

测试员给了我一个晚上的时间,让我好好收拾一下,睡个好觉,明天一早就跟随他去中心城区。中心城区——也就是白墙里面,进到里面的人再也没有出来过,也就意味着我可能不会再见到她了。

回宿舍的路上,她一直跟在我的旁边,我们很长一段路都没有交谈,或许是即将分离,彼此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或许她也在责怪我,毕竟比起我她更合适那个地方。

如果被选上的是她就好了。

因为正值夏天,树丛中时不时传出昆虫的鸣音,明亮的皎月洒下它的光辉,将道路照得很清楚。路上没有什么人,一般这个时间大家都应该在宿舍活动,也有那种早早就休息的人。

我把她送到了宿舍楼下,她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站在楼梯口没上去。“怎么了?”我轻声问她,实际上我清楚得很,这样做还真虚伪,“明天还有训练的吧?不快点休息的话明天会很累哦。”

她看着我,像是想说什么,但还是迟迟没开口,我不知道她在顾虑什么。“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东西的话,我会等你的,不过你也知道……时间有限。”

夜色中她的身体似乎微微颤抖了一下,又一阵沉默过后,她才终于抬起头,那双和往常一样美丽而坚定的眼眸注视着我:“我也会很快就追上你的!”

“……嗯。”

“你可不要因为比我快一步就沾沾自喜哦!”

“不会的。”

“先一步进去,在那里等我哦!”

“好。”

“……不要忘记帮我看好王子大人,不要让别人抢先一步!”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同时晶莹剔透的雨露自她的眼中不断溢出,“我绝对绝对很快就会去见你的!”

她的话深深地拨动了我的心弦,我忍着想要紧紧将她抱在怀里的冲动,试着露出笑容。“好啊,那我就等着你。我会好好看住王子大人的。”

“……那么,就约定了哦!”

……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地就醒了,虽然我是想再在这里多睡一会的,但是长期养成的习惯让我无法再次入睡。我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我想要带走的东西没有多少:一颗海螺和一张名牌。

在这个地方,除了这两样东西,没有什么东西是属于我的了。

将海螺和名牌收到口袋,我离开了宿舍。现在大概是六点半左右,这个季节天亮得很快,其他宿舍的也有几个人影的动静。

到了一楼,昨天的测试员已经楼下等我了,他靠在一辆黑色的车上,一边吐着烟圈。这个行动速度另我不得不吃了一惊,同时这也意味着我不能在这里吃最后一次早餐了。

“啊啊,你来啦。我还以为小孩子都喜欢赖床呢,已经准备好了吧?还有没有什么忘记带走的东西?”测试员站直来,掐熄了烟。

“没有了。”

“那好,上车吧。”测试员帮我打开了后车门,我当然只能上去。坐在后座上,我可以闻到车里有淡淡的花香,这对于不喜欢车内气味的我友善很多。

测试员帮我关上车门后随即也上了车,隔着车窗,我可以看到宿舍楼的走廊上有好几个人探出头来看这边,我会不会在这个时候,也成了他们羡慕的对象呢?

车拐了个弯,向外面行驶。或许是因为早上路上没什么行人的原因,测试员的开车的车速非常快,窗外的一处风景还没来得及看清,很快就被甩到后面去了。

这样的车速应该很危险,如果不是在这种没有交通规则的与世隔绝的岛屿,大概是要被罚款的吧——或许还会更严重。

“如果你觉得困了的话,还可以睡一会哦。”

从测试员那里传来了体贴的声音。然而在这种陌生的环境,我根本不可能睡得着。我所能做的,只有等待自己的新命运降临。

那么,就去揭开白墙后——中心城区的秘密吧。






<<<<<<<<<<<<<<
已经想要写下一篇了了。。。(Gungnir:mmp
大概会加快节奏。v(´-ι_-`)v



半成品。辣眼睛注意。
我是想……画理想中的女儿来的(。ˇε ˇ。)不过这画技大概要被打爆狗头吧……
(叶露卡:……  :)
因为手绘技术太差和橡皮擦质量原因(或许是铅笔的问题?)弄得很脏,有些地方擦不干净……恶魔妈妈买面膜
是穿着黑白礼服的叶露卡x(不会画哥特式,再见.jpg)
感觉自己画人从来都是一张脸,身体的比例还让同学帮忙修正了,看来我果然不适合画画啊x(但我就是要头铁画画)
可能……会继续画吧。虽然气质画不出来,画技也不好,但是她也不能从屏幕里面跳出来打我hhhhh(喂)
向着能画出理想角色的道路进发o(≧v≦)o(醒醒天亮啦)

【系列】燃え尽くす

【THE  BRANCHES  OF  YGGDRASIL】






※系列文
※画风清奇,剧情迷
前章走你(๑ºั╰╯ºั๑)





【U-1】

自那日突发事件以来已经过了一周。

在这期间,我再也没有看到过那些测试员的身影了,因为我并不喜欢和他们相处,这对我来说同时也再好不过了。我觉得现在这样再好不过了,任何一点改变都不需要。

黄昏时分,我扛着教官委托我们帮他搬运的东西,走在男生队伍的最末尾,她的话应该已经回到宿舍了,所以没有在街上出现,我几度四处张望也都没有看到她。

今天的晚霞很暗,虽然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但是大多数时间,黄昏的霞色会把这个世界全部映成橙红色,明亮明亮的,就像是我们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异世界”。

今天暗沉的霞色或许是要下雨的征兆吧,虽然我不是很了解天气什么的,只知道天一暗下来的话要么是太阳落山了,要么就是即将下雨了。

我跟着队伍回到了宿舍附近,将手中的箱子和其他的搬运物一起堆在小小的仓库里,从敞开的纸箱缝隙中,可以看到我们搬运的纸箱里面貌似是什么金属器材,或许是明天训练的时候要用的东西。

然后我就回了宿舍,而晚餐只要有教官所给的作为奖赏的干粮就行。刚来到门口,我就看见她坐在我的宿舍紧闭的门扉前,一脸倍感无趣的表情。

我一叫她的名字,她就紧张得立刻站起来,整个身体绷得紧紧的,要是说没发生什么事情的话,我是不会相信的。

“怎么了?”我问。

她支支吾吾了好一会,还时不时观察我的脸色,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她的态度突然变得那么奇怪。我重复了一遍问题,才刚刚听到她细若蚊咛的声音:

“辅导员那边……说是有人找你。”她的神色有些怪异,如果是单纯地有人找我的话,她应该不会是这副样子。

“我知道了,谢谢你。我应该去哪里?”我轻声询问,她看了看我欲言又止,最后一言不发地给我带路。

路上我问了她好几次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开始她还沉默着什么都不说,最后才轻轻说了一句“到了你就知道了”。

她领着我到了接待室,里面会有什么人我心里也有了好几种可能,接待室门旁站着的人替我们敲了敲门,在里面传出一声应和,门就被打开了。

我和她一起进到了接待室,里面的人不多,除了辅导员以外只有两三个穿着白大褂的人,估计是测试员吧。

令人意外的,辅导员招呼我坐到他的旁边去,这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待遇,我看了看她,她只是默默地走到一旁去站。

“你好。”

面前的测试员出声和我打招呼,他满脸温和的笑容,和以往我在白馆所见的那些冷冰冰的测试员不太一样,给人一种精明而又圆滑的感觉,我认识过这样的人。

“你好。”我挺直了身板和他交谈,我不擅长和这类人打交道,因为他们很轻易就会把人带入一种绕不开的圈子里然后达到自己的目的,何况我还是那种容易被牵着走的人。

“前几天我收到了报告说是有人对新型药剂产生了反应,那个人应该就是你没错吧?”

“……是的。”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实际上,在前几天的事件中,我的下属抽取了你的血液样本,拿回中心城区进行化验了。结果非常地出乎意料!你的体质非常符合我们的要求,所以上面的人就派我来把你带到中心城区里去。”

听了这话,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我也不知道在别人眼里我的表情有多么惊讶,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发言确实在我意料之外。只是因为化验过我的血就被选上了?

“这也就是说……”

“啊啊!你‘合格’了哦。”

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这就是理由,我的成绩一直以来也只是中等水平,而抽血化验这种检查我也不是没有体验过,我曾认为合格这事和我是绝对无缘的,为什么事到如今还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我忍不住去看她现在的表情,她低着头一言不发,没有看任何人,她的脸蒙上一层深深的阴霾,恐怕她也很不解吧。她比我要更加想去墙壁里面,为此还付出了许多的努力。

“比起我,还有更加合适的人吧?”我尝试着问道,果然比起没有目标的我,如此强烈希望着并为之付出努力的她更适合得到这个机会。

“不,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人了。”

“……”虽然我还想再挣扎一下,但是我很清楚仅凭我的话很难改变这个人的决定,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受他们支配的人物。

“……我知道了。”





<<<<<<<<<<<<
感谢观看,欢迎捉虫(((*°▽°*)八(*°▽°*)))♪

明天有考试……本周燃尽系列休息●﹏●
考完试再写。。。

【系列】燃え尽くす


【THE  BRANCHES  OF  YGGDRASIL】



※缓慢更新
※画风清奇,文力低下
※系列文

G-2快速通道




【G-3】

这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那是我无论如何都不想再回想起来的那来到这座与世隔绝的岛屿前的十二年人生。我想了很久,为什么事到如今还会回忆起这些事情,可是无论怎么想,都找不到答案。

在那个梦中,我就像坠入了地狱,不堪的过去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明明这么害怕,可是我还是没有在恐惧中醒来。

最后叫醒我的,是一股冰冷刺骨的疼痛,醒来的瞬间我甚至听见了自己用尽全力去嘶吼的声音。疼痛,疼痛,极度的冰冷,我只能拼命挣扎着去缓解那份疼痛。

可是无论怎么挣扎,那份疼痛都不曾缓解,反而胸腔中的空气渐渐变少,像是死神扼住了我的咽喉,像是沉溺在黑暗的深海,光芒触不到,声音传不到,那是窒息而亡的预告。

意识越来越沉,我感受不到自己是否还在挣扎,如果就这样放松下去的话,就再也睁不开眼睛了吧。

突然间,我感觉被什么温暖的东西抓住了四肢,那不带任何感情的粗暴动作一下子让我的意识清醒了一些,一股暖流自腕处的静脉流到身体各处,那痛感才稍有缓解。

我不知道自己被注射了什么东西,意识也渐渐更加模糊,下次醒来的时候,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呢……

……


恢复意识的时候,射入眼中的第一缕光芒非常地刺眼,我下意识想用手去挡,可是手臂就像是被绑住了一样,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我努力地侧身去看,发现两只手臂上插满了针管。

恐怕药物里面其中有麻醉效果,而我也注射了不短的时间,这也难怪身体活动有些困难。

晚霞的橙色光辉自窗外轻柔地落进房间内,我猜不到时间到底过了多久,身体还因为药物有些难受。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同时被注射这么多药物,果然是因为身体排斥那天在白馆接受的新型药剂。

突然门被打开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一开始没能猜到是谁,但一听到那熟悉而轻快的脚步声,答案便不言自明。

“啊!终于醒了!”脚步声刚刚凑近,我刚刚看清她的脸,她就激动地扑到我的身上,压得我更加无法动弹。“我好担心你!怎么样?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不,没有。”除了身体不能随意动弹之外。

“我马上去叫测试员们过来!你在这里乖乖躺着不要动哦!”匆匆的脚步声响起,越来越远,周围又只剩下我一个人,安静地可怕。

马上就要入夜了。

她很快就带来了测试员们,他们看到我醒来之后似乎非常高兴,帮我检查的热情也高涨了不少,而她自然是被排除在外。

“状态如何?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或者身体里有没有感觉充满力量?”

我摇了摇头,别说充满力量了,我估计我现在的这个身体就算想要行走都得从药效中缓和好久,不过除此之外再也没别的什么状况了。

她现在是在做什么呢?虽然我的身边聚集了好几个测试员,可是无论如何我都不能集中精神去观察他们。我无比期待检查的结束,因为这样我就能见到她了。

检查完毕后,临走之前测试员们还给了我许多如何照顾身体、有任何不适该如何解决的建议,这是往常没有的待遇。我不知道昨晚的异常给我带来了什么,暂且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测试员走后,她很快就又进来了,手里还端有我的晚餐,那是碗非常清淡的粥,不过在这种地方还算是不错的一餐了。“你睡了两天一定很饿吧?能坐起来吗?”

我这才知道我睡了两天,比想象中还要短些。她扶我坐起来,因为药物已经被撤走的原因,我的身体也渐渐开始适应动作。

“来,张开嘴,我来喂你~”我刚刚适应了突然改变姿势而带来的不适感,她就微笑着将饭勺递到我嘴边。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不由得愣了一下。

“……不用了,让我自己来吧,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我本来是想推开的,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非常坚持,眼中闪着异常的执着和热情。……估计只是想尝试一下这种操作而已。

“没关系的啦,你是病患嘛,让我来稍微照顾你也可以吧?况且童话里的女主角总是温柔的嘛!”她的笑容格外灿烂,我大概也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了。

我一口吞下她递过来的食物,她很满足地眯起了眼睛,若是这景象让他人看到了,我怕是又要被嘲笑了吧。不过现在那些事情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了。

“话说回来,你究竟是怎么了?白天明明还好好的,晚上突然就变成那样了……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现在没关系了吧?”喂食的期间,她突然挑起了话题,并难得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嗯,已经没事了。我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会变成那样,不过幸好还留着这条命。”

“要更加小心点啦,我也是很担心你的!如果有哪里不舒服的话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我马上就去帮你叫人。”

“是是,明白了。”

她的脸色才终于缓和成一如既往的轻松,然后就开始讲一些在我昏迷期间发生的有趣的事情。跟我不同,她与其他人很好相处,认识的人和朋友都很多,和我待在一起可以说是非常的浪费了。

“还有啊还有啊,我告诉你,今天下午的时候你们那边的教官好像被恶作剧了!他下楼的时候不知道碰到了什么机关,被放在暗处的汽油倒了一身,气得脸都黑了!”

“诶……还有这种事啊。”

“是啊,不过好像有人知道是谁做的,但是教官没问出来,可能是另一个班的吧。敢在这里恶作剧的人可不多呢。”

“是呢,我也大概有个底了,隔壁班确实有这么一个人呢。”

“诶诶,我好想知道!”

她的眼睛因为兴奋而瞪得很大,脸上始终带着笑容,明亮的月光从敞开的窗户进来散落了一地,把她的微笑映得格外耀眼。



<<<<<<<<<<<<<<<
被学业压垮不想更新.jpg
暗搓搓地酝酿新坑(喂
欢迎捉虫(⁄ ⁄•⁄ω⁄•⁄ ⁄)
感谢观看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