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木倉爆裂ポ-イ

※难以想象的低产患者
圈名时咏/镇魂
想要有小可爱来扩列……
曾经是个写手,现在残了,复健失败,现在处于低迷期垂死挣扎。勉强会画个大头。
原创作品居多,同人除V家外几乎不写。(害怕ooc的我也没办法啊
主混V圈,全员偏LEN厨,主写蕉橘
是个master/婶婶/指挥官
伯爵咕哒子我吹爆谢谢
喜欢的东西不多但是很欢迎安利x

【蕉橘】エンゼルフィッシュ

【二】

安洁尔所生活的海底区域,是在拥有相对充足的光线条件的地方。当然不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他们这个族群是群居动物。

这里有很多珊瑚礁,也有很多漂亮的鱼。它们体色艳丽,身体侧扁,鳍条飘逸,着实夺人眼球。安洁尔试着回想它们叫什么名字,但是没有想起来,只是隐隐记得玛丽和她说过。

按照太阳射入海中的光线角度来看,现在大概是午后三时左右。安洁尔独自漂游在一群珊瑚礁内,看着那些小鱼从自己眼前划过。

鱼遮挡光线后的黑影从她身上划过,安洁尔的意识不自觉地又飘到那个暴风雨的夜晚,那个金发男人的那双锐利的眼睛。

“喂,安洁尔,你在发什么呆呢?”

少女动听悦耳的声音猛地截断她的思绪,安洁尔往声音来源望去,玛丽正在她身侧温柔地冲她微笑。

“啊……也没什么……”

视线触及玛丽蓝色的眸时,安洁尔忽然地想起玛丽那严肃的警告,觉得自己似乎成了突然被抓住把柄的犯罪者一般有些不自在。

“……?安洁尔,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玛丽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安洁尔觉得那样的表情在她美丽的脸上并不适合出现。她还是笑起来更好看。

“没有,稍微想了下今晚会不会又有暴风雨啊——什么的。”

安洁尔考虑了一下最能让玛丽信服的话,她知道安洁尔喜欢前往海岸,所以这个借口的可能性是最大。玛丽终于一松眉头,看上去是相信了。

“好吧——你又在想这些。你也稍微长点心眼吧,万一被人类看见可就不好咯。下次我可一定要陪你去喔。”

玛丽按住安洁尔的肩膀,一脸坚定。

“是啦,我知道啦。”安洁尔有些无奈地应答这,脑海里却在想着到时候希望梅罗和凯尔特不要也跟着玛丽一起来就好。

“呼——好,真听话。”

玛丽笑逐颜开,纤细白皙的手伸出去揉了揉安洁尔的头。她的金色长发飘散浮在海中,几乎要和她有些泛蓝的绿色长发搅在一起。

“真是的……我已经不是幼崽了啊,玛丽。”虽然这么说着,安洁尔还是乖乖地任凭玛丽动作。脸上带着与之相称的微笑。

“哼,既然长大的话,更应该听话啊。”玛丽像是有些赌气地鼓起脸颊,这让安洁尔觉得在这个时候比起自己,玛丽可能更像小孩子一些。

安洁尔想到这里便忍不住笑出声,这反倒引起了玛丽的更加不满。绿发的少女眉头微微皱起,双手叉着腰上身前倾着,就像询问犯人一般的架势。

“……什么啊,你是不是觉得我在这个时候很像小孩子?”

“诶?可以知道的么?”

“都写在脸上了。”

玛丽突然一展笑颜,就仿佛之前不满的情绪从来不存在过。安洁尔毫不避退地任由笑起来的玛丽伸出食指戳她的脸颊,同样微笑起来。

“就算是小孩子,玛丽也很好看啊。”安洁尔由衷的说。

“……!你……真是的……”

玛丽脸上露出了带有稍稍无奈的笑。

【明明这样已经很幸福了】

“——喂,玛丽!这边发现了一个好东西哦!”

高昂却并不尖锐的充满活力的女声突然打破这美好的平衡,玛丽应着呼唤自己的名字的声音望过去,梅罗在不远处招着手,身后跟着凯尔特。

“……好东西?”玛丽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反射性地望向安洁尔,安洁尔也看着玛丽,然后摇了摇头。

“我是第一次听说。”

“不管怎么说,先过去看看吧。可能会发现些什么也说不定。”玛丽拉起安洁尔的手,因为长年泡在冰冷的海水里,她们的手并不怎么温暖。但是玛丽的手十分柔软,能让人安心的柔软。

“凯尔特他发现了一艘沉船!而且看上去还不算古旧,估计是前不久沉下来的。”

刚来到梅罗的面前,她立刻开始眉飞色舞的热情演讲。凯尔特很识趣地没有插嘴,而是默默游到安洁尔与玛丽的身后,自觉地将那紧握的手分开。

“那个和之前发现过的沉船很相似喔,但是和那些「商船」又不太一样。上面有很多漂亮的东西,现在还没有其他鱼群占领那里,我们快点去找找有没有什么喜欢的吧?”

听到这个消息时安洁尔不知道为什么心脏仿佛被揪住一块,胸口有些闷闷的。安洁尔从内心深处祈望那并不是之前那些人的船。

“诶?真的吗?那得赶快去了。安洁尔,我们走吧?”

“诶……嗯……”

带着心事与担忧,安洁尔跟随着梅罗他们来到了一艘沉船前。那是比起过往,她迄今为止见到过的最大的沉船。装饰的精美程度也不一般。

“怎么样?很不一般吧?”

梅罗虽然不是第一发现者,但是脸上确确实实地摆出了骄傲的神情,凯尔特则是一副怎么样都好的表情,自然而然地牵起了玛丽的手,似乎是想要先一步带她“观光”的样子。

“喂,凯尔特,把你的手放开。”

“水声太噪,听不清,你说什么?”

“??那你很棒棒喔,出息了?”

梅罗欺负凯尔特的日常戏码今天也开始上演着,玛丽当然还是担当着一脸无奈地夹在两个人中间劝和的角色。无所事事的安洁尔则是被沉船甲板上一处闪着光芒的地方吸引了。

她自然地游过去,将它取下来。那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陌生的东西,在之前遇到的沉船上也见过类似的东西——一枚金色的怀表。它的做工尤其精致,上面的时针意外地还在走着,怀表的翻盖上刻着一串文字,人类的文字。

“……玛丽,玛丽!稍微帮我翻译一下这个好吗?”

安洁尔只听得懂却看不懂这些文字,只得求助懂得人类事物的玛丽。她将那枚金色的怀表摊开在掌心,伸到转过头来的玛丽的眼前。

“嗯?什么什么?”玛丽在昏暗的光线下仔细阅读那些文字,虽有些难以辨认,但她还是努力地逐字逐句地为她翻译出那些不知何人书写的文字。

“送给亲爱的弗伊斯王子——”玛丽还没将那些文字翻译完全,一把抓起那枚怀表,往一旁狠狠扔去。脸上露出了他们从没见过的愤怒而有些狰狞的表情。

“玛丽!?”安洁尔惊讶地瞪大眼睛,梅罗和凯尔特更是惊讶地说不出话来。“玛丽,你怎么了玛丽?”

“那是个不祥的东西,别碰它,听见没有?谁都别碰它,更不要拿到我的眼前来。”

玛丽的口气十分强硬,即使是在不让她去接近人类时,安洁尔也没有听过现在这么强硬的口气。她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玛丽中断念出的名字有什么问题。

但“弗伊斯”这个发音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凯尔特和梅罗都在安慰玛丽,试图让她冷静下来,偶尔会发言责怪安洁尔一两句。安洁尔沉默着接受。玛丽也终于稍微冷静下来。

最后他们还是什么都没有做,就直接回去了。梅罗、凯尔特和安洁尔都不希望看到玛丽再次被什么物品弄得激动起来。玛丽也不想看到其它类似于那个怀表一般的东西了。

但是安洁尔却惦记着它。

【已经开始下沉了吗】

她趁着天色渐暗,大家开始疏散注意力的时候,再次来到了那艘沉船旁边。她瞪大了眼睛寻找到那只怀表,它还是那么精致完美,没有丝毫损坏。

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安洁尔那种族特有的敏锐听力就让她察觉了从海面上传来的危险。那是人类,其中夹杂着模糊不清的几句话语,安洁尔隐隐觉得这声音在哪里听过。

安洁尔环顾四周,终于找到一处隐蔽地带。她将身子隐藏在那阴影处,远远的观望着那处沉船地带。开始还十分平静,在一段时间经过,常年在阴暗的海底生活着的安洁尔总算是看见了什么。

安洁尔很清楚地看到一张带着钩子的大网缓缓下降下来,尖锐的钩子闪烁着黑色的光芒,安洁尔从心底对那样的东西感到害怕。网在沉船的周围不停升降,有时候会网起一些箱子,往海面升去,然后再度降下来。

安洁尔知道那些网是来捕杀海洋生物的,不过现在这些状况她不是很明白。她很想凑过去看看,但是她发自内心地恐惧那些网,她看到过那样的网带走了其他生命。

她试图去往海面。尽管她知道这很危险,虽然安洁尔自认并不是很聪明,但是进行着这项工作的人是谁她也差不多猜得出来。

她手中的怀表不出意外的话,就是她那天所见到的被称为“弗伊斯大人”的那个人的东西,她想实在地确认一下,那个令她无法放下心的人是否还好好活着。

她越是往上,海水的色彩就越来越向橙红接近,她知道外面已经是黄昏了。她从海中可以看见海面上的巨大黑影,那有点像深不见底的海沟,漆黑一片,深不可测。

安洁尔可以听见海面上传来的交谈声。

“我果然无法认同!太愚蠢了!这简直是浪费时间!”

“嗯……请冷静些,皇兄。我向你保证这次绝不会有差错,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在后面响起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听的人可以很明显地发觉它此刻是有多么坚定。安洁尔觉得它简直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她很清楚能发出这样美丽的声音的人是谁。

她贴近船身,朝着声音响起的地方靠过去,然后将头探出海面。太阳下沉的余晖与安洁尔的发色意外地贴合,她想着这样她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

“雷格纳,你就这么确信那些东西会在这下面?”

安洁尔看见说话的是一个男人,在通红通红的色彩的映照下,她好久才辨认出他的发色,那是和玛丽的发色有点相似的,美丽的绿色。他戴着只有单边的眼镜,一双碧绿的大眼睛闪烁着锐利的光芒。

“噢……说不上确信。你可以当做这是我的直觉,亲爱的兄长大人,毕竟我前几天可是差点死在这儿。”

即使在海中已经听过一次,也猜出它的主人了,但安洁尔还是无法让自己不那么高兴和激动,她看见一头金发的男人笑得灿烂,身后还跟着其他的人。

“直觉?愚蠢!如果这儿还捞不到,你就乖乖地给我滚回你的位子上去。”绿发的男人冷哼一声,转身就走,他的身影很快就离开了安洁尔的视线范围内,他的语气、表情、肢体动作无一例外地说明了他现在的心情——他极其不满。

“噢……那句话对我来说可不太好。”

“我觉得您是对的,弗伊斯大人,这并不是您的错,要怪就怪那该死的暴风雨吧!”

“你说的对!卡库。”弗伊斯——或许他的名字是雷格纳,他一脸郑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对侍从踢过去一脚。“如果舵没被你弄坏的话,说不定我们就不需要干这些破事。”

“我……我只能说很抱歉,弗伊斯大人。我向你保证下次不会把舵给弄坏了。”

“没有下次了,亲爱的。你得乖乖待在船舱里哪儿都不许去!”

“…………那对我来说或许也不太好。”

安洁尔看见侍从懊恼的低下头去,长长的头发几乎要垂到地板。她忍不住笑起来,眼前的这一切实在太过有趣,至少比起海底那些事要有趣多了。

“我想我们还是去看看他们捞得怎么样了比较好。”

“那是个好主意。”

安洁尔一愣,她看见那个金发的男人很快就在她的视线范围内越来越小。她感觉胸口有些闷,不太舒服。

“等等,海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语吓了安洁尔一跳,她什么也没想立即就把头给缩了回去,连是不是在说她都没有确认。

“……不是什么都没有吗?”她听见有人的声音这么问道,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那怎么可能!我刚刚明明看到了!一个漂亮的金发妞!”这句话让安洁尔明白被看到的确实是自己,不过还好她很快地就藏了起来。

“你说的那才是‘怎么可能’,哈哈哈。”

“这家伙怕不是傻了吧,哈哈哈哈。”

“兄弟,你真可怜,哈哈哈哈。”

许许多多嘲笑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差点被发现的那种惊险的感觉她还心有余悸,不过一切都还好,没有造成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

--没关系,不会发生什么的。

<<<<<<<
钟声从那幢雄伟的白色建筑物中响起来了,有许多年轻女子穿过花园走出来。

小人鱼远远地向海里游去,游到冒在海面上的几座大石头的后面。

她用许多海水的泡沫盖住了她的头发和胸脯,好使得谁也看不见她小小的面孔。

————————————————x
emmmm迷之还有第二章的玩意www
后续可能有可能也没有x
结尾段落依旧出自安徒生的《小美人鱼》
bug没扫过的1.0ver
安洁尔RIN,雷格纳LEN,玛丽MIKU,梅罗MEIKO,凯尔特KAITO,卡库GAKUPO,绿发男人???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