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木倉爆裂ポ-イ

※难以想象的低产患者
圈名时咏/镇魂
想要有小可爱来扩列……
曾经是个写手,现在残了,复健失败,现在处于低迷期垂死挣扎。勉强会画个大头。
原创作品居多,同人除V家外几乎不写。(害怕ooc的我也没办法啊
主混V圈,全员偏LEN厨,主写蕉橘
是个master/婶婶/指挥官
伯爵咕哒子我吹爆谢谢
喜欢的东西不多但是很欢迎安利x

【原创(骨科)】Oblivious

※注意事项
*德国骨科,姐弟,不喜慎入
*文力低下、小学生作文文笔
*逻辑紊乱,剧情迷,写手智商硬伤,三观可能有毒
*龟速更新,可能坑(写作完全靠心情x)
*BE注意,短篇
*文明阅读,食用愉快√

*

ファスト メモリー
【最初的记忆】

【ねえ、見えるのか?この雪のような純潔な白。】

“乖孩子,记得我吗?”

有人抚摸着他的头。虽然在他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刺眼的白光阻断了他的视线,模糊他的世界,只剩下了一片空白,但他还是能明白身边的人露出了微笑。

他试图眯起眼以缓解强光,但什么也没说,沉默着去感受身边的一切。那只手也一直抚摸着他的头,轻轻的,十分温柔,那是他觉得非常熟悉的温暖。

许久后他终于适应了那强烈的光芒,渐渐能看清楚其他的色彩,最先写入他大脑的色彩,是金色。耀眼却不刺眼的温柔的金色,那是十分美丽的色彩。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僵硬得无法动弹。他看见那名少女坐在他的床边,长长的金发垂落下来,无规律地凌乱落在洁白的床单上,仿佛容纳了整片海洋的蔚蓝眸微微眯起,眸中溢满了欣喜与温柔的色彩,他稍微愣住了。

“你终于醒了,波利斯!……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姐姐。”少女这么说到,但在眨了眨眼之后,她似乎又觉得这样不够,“是你的姐姐喔。”

“有哪里觉得难受吗?”

少女俯下身来低声问道,脸上的关切之意十分真诚。她颈间的金链子垂下来,饰物的色彩被少女白皙的肤色很好的凸显出来。

他想说些什么,例如不难受之类的话语,但是声带一振动他就觉得喉咙干渴得发痛,发出的声音也只是最基本的音节而已,而且还沙哑得不像话,怕是没有人能够听得懂。

他只能摇了摇头告诉少女他没有事,但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想说的话也不能正常说出来。

少女把手收回去,站起来为少年倒了一杯水,安静的房间里除去微风的声音,只有水流进玻璃杯里的声音。少女把他扶坐起来,将水杯递给他。

“水应该是温的,不过还是小心一点。”少女细心地提醒道。他接过水杯,不习惯拿着什么的手微微颤抖着把杯口递到嘴边,小心翼翼地将水喝进去。

适宜温度的水缓解了些许喉中的干渴难受,他想将水杯放回桌子上,少女却又接过水杯,自己放回去。“我来吧,你好好休息。”

他张嘴想要说话,少女却制止他。她伸出来的手轻触他的脸颊,指尖摩挲着他的皮肤。他看着少女的脸庞,很快就平静下来。

“暂时还是不要说话了,弄坏了嗓子可不好。你在这里等一会,我去把医生叫来。”

“……”

他点了点头,看着少女满意地舒坦地松一口气。她整了整及膝的白色连衣裙,然后扶着他躺下来。

当头触及柔软的枕头的那一瞬间,身体上还有的些许的不适应与难受让他想闭上眼睛好好休息一会,即便他刚刚醒来。朦胧的意识的最后,少女微笑着向他打招呼。

“早安,波利斯。”

.tbc

————————————————
日常自我碎碎念吐槽
我怀疑手机版lofter会吃空格……
虽然开头短得一笔,不过估计后文会更长些,另外这么迷的开篇不知道会吓走多少人。(都怪你←)
后排感谢朋友帮忙翻译小标题→_→ @子姬未明  意思意思艾特一下?(buni)
看了看上面的文不知道该说自己是复健成功还是复健失败而且又残了个层次……(去你的描写)
(沉迷MH完全不想动手更新旧坑于是咸死在新坑)

评论(1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