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木倉爆裂ポ-イ

※难以想象的低产患者
圈名时咏/镇魂
想要有小可爱来扩列……
曾经是个写手,现在残了,复健失败,现在处于低迷期垂死挣扎。勉强会画个大头。
原创作品居多,同人除V家外几乎不写。(害怕ooc的我也没办法啊
主混V圈,全员偏LEN厨,主写蕉橘
是个master/婶婶/指挥官
伯爵咕哒子我吹爆谢谢
喜欢的东西不多但是很欢迎安利x

【原创】命运的相会

*老物翻新
*搞事情之作
*最好不要带脑子看
——————————


【无聊,真的是太无聊了。】


如果早知道会被那个他应该称为“父亲”的人丢在这种满是血腥味、药味和哭声的鬼地方,卡特是绝对不会要求过来围观的。比起在这里,他还不如在家里看家顺便偷看……啊不,观摩一下父亲的实验室。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事情变成了这样——他环视四周大部分都是伤员,但是他很清楚这就是参与了战争的结果,同时他也庆幸自己并非那些人之中的一员。


很显然,这里并非战士的伤员并不少,有妇女、小孩、老人,缺胳膊少腿的人也有,只是不知道那是原本就有的还是不久前刚刚造成的。总之、都是被卷进战争里的可怜而又无辜的人。


在这些人之中,卡特发现了一个特别的存在。虽然他不是很引人注目,但他还是看到了那个沉默着缩在角落里的黑发少年。他低着头,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并不能看到少年的表情,也无法猜测他此刻的心情。从身形看上去,卡特觉得那人应该和他差不多大。


那名少年身上血迹斑斑,尤其是衣领处的血迹最为显眼,就像玫瑰花一般大片大片地绽放着,只不过已经干涸发黑了而已。卡特再仔细观察时,他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处理过的痕迹,就像只是衣服染上了血而已。


但是,他十分清楚这大概是不可能的吧。


除去一些医务人员和工作人员以外,在这里的人,全部都是从赫尔格兰特市以及其北面哥拉特山地的战场运送回来的,从战场回来的无伤者,怎么想都很奇怪,也很可疑。


“不过我记得,应该有先救伤重者和小孩的准则吧,真奇怪啊……”卡特考虑着这个疑点,认真地思考了一会,然后发现自己想不出答案之后,果断地放弃了思考。


“算了,又不关我事,还是赶紧找到父亲吧。”卡特临走前最后扫了那名少年一眼,突然发现他在注视着自己,一双金色的眸与对方血红色的眸在空气中交汇。


卡特发现少年的眼睛越瞪越大、越瞪越大,就像个未驯化的野兽一般,想要将他一口吞掉。它那苍白的脸有些复杂地揪在一起。


“……金色?”


少年盯着他的眼睛,突然间嘴里就蹦出了这么一个词组。他毫不退缩地回望着少年的红眸,虽然感到了些许的不解,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他的下一个动作。


看上去,这家伙对金色有异常的执念吧。


卡特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想法是这个,不过值得奇怪的一点是,为什么说这个词的时候要用那种充满恶意的眼神瞪着他,他十分确定自己和少年是第一次见面,大概。


而且要是说他身上有什么金色的东西的话,除了衣服上的那些装饰之外,大概就只有他的眼睛了吧。而且那个家伙盯着的,似乎也是他的眼睛。


“……金色的眼睛……啊。”


【果然是眼睛吗。】


早就猜到的他倒是没怎么惊讶,他随便地朝着那名少年丢去一个微笑,便不打算浪费时间与这名不认识的家伙玩瞪眼游戏,转身就打算走。如果要问怎么个随便法,大概就是嘴角一扬眼睛一眯就差不多了,想要阳光点的话其实还可以露个牙齿虽然他并没这么做。


刚走没几步卡特就听到身后突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而且离自己似乎越来越近,察觉到异样的他刚想转过去,却在还没有明白状况时,伴随着左脸的疼痛身体突然保持不住平衡往后倒在地上。


这一动作所发出的响声立即吸引了部分人的视线,但是动手的少年看上去完全不在意旁人的视线,卡特一抬起头就对上了那双瞪得极大的眸。


“……下手真狠。”他面无表情地说出抱怨一般的话,虽然他想揉脸来着但是那样又像被从没打过自己的家人打了一巴掌,所以他只用手把身体撑了起来。


“给我闭嘴,渣宰!”腰间突然传来重量,卡特感觉自己的背又撞上了地板,后脑勺有些痛。说真的,他挺不喜欢这样,万一摔坏了脑袋又得失明一回。


卡特刚想说什么,但是还没来得及说的他立即被扼住了脖子。他清楚的看到,离他最近的那张略带稚气的脸上,充满了他这个年龄少有的感情。愤怒、憎恶,几乎是所有的带着敌意的情绪,全部都在他的脸上可以看得出来。


于是他就不做任何反抗,也没说任何的话,只是用金色眼眸静静的注视着坐在自己身上的那名黑发少年,他的双手颤抖着收紧,但是那样的紧度最多让他有些许呼吸困难感罢了。


“你的那双眼睛……真恶心。”


少年声音有点沙哑,并且有种颤抖感。卡特可以从他的微张的口中看到他尖利得不自然的牙齿。


“和那个该死的女人一样……不带任何感情的……目空一切的眼神,那双傲慢的眼睛……明明不应该出现在这世界上的……”


少年只是盯着身下少年的金色眼眸,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身体微微颤抖着,看着他的表情,卡特甚至以为他的眼睛要溢出泪水,但是他强硬地忍住了。


“然后呢?你想怎么样?把它挖出来吗?”于是卡特就这样问,说实话,卡特对于被挖眼睛什么的倒是不在意,反正很快就会长出来,不过他倒是不太喜欢现在他和少年的这个体位。


“……你想死吗,渣宰!”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少年很愤怒,从某种通俗的语言来讲,就是气炸了。卡特可以感觉到少年手中的力道加重了,简直就想要这么把他杀掉。


然而少年并没成功这么做到。当他身上一轻的时候,卡特看见一名金发的年轻猎人提起少年然后像丢垃圾一样随手把少年丢在地上,他看见少年低声因为疼痛而呻吟出声,力道估计不小。


“小鬼,现在已经够忙了,别随便闹出事情给我们添乱。”年轻猎人冷冰冰地丢下这句话,转身去驱散吵闹的围观人群,不过卡特真想吐槽那些人里面停下来的护士怕是不想要伤员的命了。


场面恢复后猎人也消失了,他看着那名少年像凋谢的花一样,整个蔫在原地。卡特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开口就讽刺他:“哦嚯,真狼狈啊,刚刚嚣张的样子呢,怎么不摆出来了?”


可惜的是,少年并没有对他作出反应,只是缓缓地支撑起身体,用赤红的双眼狠狠地瞪着他,不知是屈服于刚刚猎人的威严之下,还是冲动的脑子清醒了。


“……算了。”卡特也不打算和少年继续纠缠下去了,虽然他还想再打击一下他来着不过有些浪费时间他还是放弃了。他现在应该做的是好好学习他需要的东西,而不是和人家玩什么搞基游戏,相爱相杀什么的。


“等等!金色眼睛的家伙。”


卡特应声回过头,他看见黑发少年不知何时站了起来,一双赤红的眼眸一扫之前的波涛汹涌,大小正常,也非常地平静。


“把你的名字告诉我。”


于是卡特笑了,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完全不是之前的随便一笑、也不是讽刺的笑,而真心的,开心的笑。他看着少年的眼睛,轻轻地说出那句话。


“你猜呀。”


•END
———————————————————————
维洛尔:mmp
然后艾特某人 @子姬未明

评论(7)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