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木倉爆裂ポ-イ

※难以想象的低产患者
圈名时咏/镇魂
想要有小可爱来扩列……
曾经是个写手,现在残了,复健失败,现在处于低迷期垂死挣扎。勉强会画个大头。
原创作品居多,同人除V家外几乎不写。(害怕ooc的我也没办法啊
主混V圈,全员偏LEN厨,主写蕉橘
是个master/婶婶/指挥官
伯爵咕哒子我吹爆谢谢
喜欢的东西不多但是很欢迎安利x

【原创】四季(十周年生贺)

我个ZZ昨天居然忘记发lof了……
想打爆自己的头——
※到处充斥着迷的气息,慎入

双子生日快乐!!

>>>>>>>>>>>>>>>>


*なつ
“——请把我带走吧。”


*

莲第一次见到铃是在初夏。

那时的天气还不算热,初夏的夜晚还有些凉飕飕的,夜风穿梭于林间,将树叶摇得沙沙响。潺潺的流水声回响在寂静的林间,隐约的虫鸣为流水伴奏,他享受这样的声音。

莲每个夏天都会现身于神社附近的这片树林,享受夏日的炎热与惬意,他喜欢这样,平静而安宁的生活。

他在林间穿梭,在林间徘徊,从初夏开始,直到晚夏。身着着白色狩衣,非人类的耳朵与尾巴仿佛是他的标志。莲许久之后才发现,不知不觉中,他已经——

“——谁……有谁在吗?”

莲听到了谁的声音,是从鸟居传来的,在这样的深夜,神社会出现客人也是很稀奇的。

“——有谁在吗?——请问有谁在吗?”

那是很焦急的声音,莲能听得出来。但是这座神社废弃已久,没有任何人会在这神社里面,甚至这座神社供奉的神都不知道是谁了。

莲穿过树林,好奇心让他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当他走到神社里的时候访者已经走到了拜殿前,在月光的照耀下,衣衫褴褛的少女瘦弱的身躯在他的面前勾勒,她安静地跪在那里,双手交叠于胸前,仿佛是在祈祷什么。

莲没有出声叫她,他觉得那样一副景象不应该被打扰。圣洁的银白色光芒倾泻在她垂落肩头的金发上,泛起淡淡的奇异的光芒。那本是与他相同的颜色,可却蕴含着不同的美感。

周围陷入一片漫长的寂静,只能听到树叶摩挲发出的沙响,他静静地盯着少女的背影,任凭时间流逝。好一段时间过去,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少女终于直起身来,转过头,一双噙着泪水的蔚蓝色眼眸一下子望进他的眼里。少女看上去有些惊讶,他也愣了愣。

少女一脸的难以置信,她手忙脚乱地站起来,长时间的跪坐让她摇摇欲坠,但她还是缓步往他的方向急匆匆地小步跑向莲的近前。

莲下意识转身就要跑走,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个怎样的错误。但是少女先一步叫住了莲,不知道是不是察觉了他的意图:“……那个、稍微等一下。”

银铃般清脆的声音让他不自觉地停下离开的步伐,回过头与那双充满着焦急与期盼的双眸相望,少女捉住莲的衣袖,紧紧地,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您是这座神社的神明大人吗?”

莲没有肯定,当然也没有否定,他抗拒地把少女的手从袖上扯下,身后的狐尾不自然地摆来摆去。“……我是暂时住在这里的。这么晚了,还有人来,所以我来看看。”

答非所问,但是这就足以转移话题的中心。

“……”少女沉默了下去,借助月光,莲可以看到她脸上有些委屈的神色,他知道她是有些不信的,但是莲什么都没有说。

少女的身体开始轻轻地颤抖,失望之色渐渐浸染她的身躯,她那娇弱的身体在莲看来仿佛一下子就能破碎,给人的感觉就像即将被大风吹灭的蜡烛一样,只有微小的火焰还在摇曳着,苟延残喘。

“……你来这里,是有什么想实现的愿望吗?”莲有些看不下去,就轻轻地问道。

少女重重地点了点头,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他,那里面充满了苦痛与悲哀,莲很少看到她这个年龄的孩子有这样的眼神。“……我听大人们说,这里的神总是在附近的的村庄徘徊,在谁也不在的夜晚,把不听话的孩子带到谁都没有的地方去。”

莲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传言,他不禁有些惊讶。“……既然如此,为什么你还在这样的晚上出来呢?即使不提那个传言,各种各样的危险都还是有的吧?”他看了看少女,她那脆弱的身体根本不可能保护得了自己。

少女陷入了沉默,两只细瘦的手用力地绞在一起,好一会,她才用细微的声音低声说出来。“……今晚是不可错失的难得的机会……”

“我在想,如果真的能碰到把不听话的孩子带走的那位神明的话,一切努力就都值得了。我希望……他能把我带走。”

“……去谁也没有的地方?”

少女点了点头。莲轻轻地叹出了一口气,“为什么你会认为谁都没有的地方是好地方呢?”

“就算是谁也没有也好,至少比现在的我好多了。只要不是地狱和原来的地方,哪里我都去。”少女虽然露出了笑容,但其蕴含的苦涩几乎都要感染了莲。

场面又陷入了寂静,少女的发言将她此刻的生活一句概括。莲并不知道那究竟是怎样痛苦的生活,但他知道自己的责任便是劝解像她这样的人回头。

“神明是不会轻易干涉人类的生活的,更别说把孩子掳走了,那是妖怪才会做的事情。”莲看到少女失落地低下头去,眼神失去了光彩。

“……别那么难过,被带走不一定是好事。或许你现在的生活不怎么好,但总有一天,你会获得幸福的。在那之前,你只要用双手去努力的话……”莲是想让她燃起对生活的希望的,但他没再往下说。

少女看上去并没有听进他的话——或者说并不认同他的话,她紧紧皱着眉,好一会过去,她才轻轻地说:“我曾经也是这么想的,但现在我只能寄希望于神明大人……亦或者是妖怪。”

“……你能带我走吗?”她目含期盼,用热切的目光望着他。“我不知道你是神还是妖怪,或者说是别的什么,但是我只想离开这里,去哪里都好。”

“……你还是回家吧。”莲沉默了一会,最后这么说了。他没再说些别的什么,也没去看被拒绝后她的表情,转身就走了,背影没入黑暗的树林中,消失不见。

只有少女微弱的啜泣声轻轻地回响着。

*あき
“——走的话,要去哪里呢?”


*

秋季到来的时候,一切与夏日的时候都大为不同,金黄的枯叶从树干上落下来,落满了神社内的各处,往铺满参道的枯叶上踩下一脚便响起“嘎啦嘎啦”的清脆响声。

这里是没有人去打扫的,莲自己也不会去打扫,他少能见到这样的景色,所以觉得这样也别有一番风味。

莲通常只在夏季待在这座神社附近,他居无定所,其他的时间都待在别的地方,秋季的时间在其他地方可以看到大片大片红红的枫叶,那样的景色比这里的景色好看多了,热情的枫叶将整座山都染得火红。

可是今天莲在这里停留了,初夏的记忆仍然在他的脑海里重复回放。自那以后莲就没有见到过少女了,其他客人也寥寥无几。这座神社早就没有了可以祭拜的神,所以也没有人有必要到这个地方来。

莲的记忆里少有像少女那样令她惦念的人,她那夜在月光下祈祷的姿态在他脑中挥之不去。但是莲知道他们终究不在一个世界,他不知道少女是否仍然痛苦,又或者依然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微弱的脚步声打断了莲的思绪,他往来源的方向看去,金发少女面带微笑,一步步地往他的方向走来。莲实在是没想到第二次相遇来得那么突然。

“又见到您了呢。”少女微微笑起来。那是非常温婉的笑,就像是什么出身高贵接受过良好教养的大小姐。“您的耳朵和尾巴不见了呢。”

明显有些戏弄意味的话语没让莲生气,他仔细打量着少女。她的装束比上次来整齐多了,只是敏锐的嗅觉让莲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与药味,那是莲不太喜欢的味道。

“虽说没有客人,但是在白天的神社里还是要注意一下。……我的本来面貌可不是谁看了都可以的,被当成妖怪招来杀身之祸我可是会很困扰的。”

“……能请教一下您的名字吗?我叫铃。”

“……叫我莲就好了。”他低声回答。之后的场面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起来,似乎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铃小姐。”最后还是他先打破了沉默,“你还没放弃要被妖怪带走这种荒唐事吗?”

“……是的呢。不过我没想到会是您在这里——”
“不用敬语,平常点叫我就好了。”

“……是。我没想到莲君会在这里,还以为会是别的什么……”铃的视线不自然地游离,就像是不敢看着莲一样,但是莲毫不避退地盯着她,把她的小动作收进眼底。

“我很少在这个季节出现的,我也很意外我会停留在这里……不过你还是放弃吧,这里不会出现什么带走不听话的孩子的神明或者妖怪的。”

“……我有件事一直想问,莲君是神还是妖怪呢?”铃突然的发言让他有些惊讶,瞪大的蓝眸与那平静的蓝眸四目相对,“为什么这么问?”

莲有些压抑的声音问道。他不太喜欢谈及自己的话题,那尽是些不愉快的事情,虽然他认为自己早就释然了,但是要求他回想起来还是有些不乐意。

“因为我想套近乎。”铃露出灿烂的微笑,这样的坦诚反而让莲一愣。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直接的回答别人的问题的,你很特别。但是就算怎么套我,我也无法带你去哪里。即便你很痛苦。”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莲君。”铃依然保持着微笑,只是脸上仍然出现了难以掩饰的悲哀。“我是有哪里不行吗?”

“……不是这个原因。”莲的声音里充满了深深的怅惘,他低下头去,闭上眼睛,黑暗即刻侵袭而来,“我不能带你走……那是因为连我自己也没有归处了。——就算走的话,要去哪里呢?”

铃大概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回答,她神色上充满了惊讶,过了好一会,她反应过来后脸上就是一副难过的表情了。“……我们有点细微的相像之处呢,莲君。”

“我并不这么想。”莲皱起眉低声反驳着,转过身专注于参道两旁的景色。

“……是这样啊。”铃没有说什么,只是又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她也抬起头来,金色的秋叶在她的视线中绽开,虽然落叶凄凉,但那耀眼的色彩始终是美丽的。

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只伫立于黄叶之树下,静寂在他们之间蔓延开来,却将两人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ふゆ
“——别走,哪里都不要去。”


*

季节再次巡回,他们的第三次相遇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冬季到了,莲也已经决定要到下一个地方去了,他想等到来年的夏天再回来,然后恢复一如既往的规律,只有每个夏天再来这座神社度过。

他走的时候不需要带什么,他什么都没有。值得珍重的东西——两次相遇的记忆已经深深地留在他的脑海里了,所以他大可以随时离开。

冬天的神社风景是不一样的。皑皑的白雪落满了地面,漫天飘落的纯白色精灵包围了光秃秃的树干,所以它看上去才没有那么孤苦伶仃。

莲穿过鸟居,一步步走下台阶,向这座待了很久的居所告别。他居无定所,而这没有主人的空旷神社几乎成了他的半个家。

最后一个台阶落定,莲发现了道路的一侧迎面走来的铃,她穿得很单薄,但是整个人并不因寒冷而颤抖,大大方方,并不畏畏缩缩。

发现了莲,铃就急匆匆地跑到了他的身侧,然后到达后整个人都有些气喘吁吁。“……真稀奇啊。”她稍微缓过来之后开口说道,“很少看到你出来……是要去什么地方吗?”

莲点了点头:“我准备离开这里了。”

铃一下子好像反应不过来,眼神迷惑了好一会,然后突然彻悟,澄亮的眸一下子瞪得有些大。“……再也不回来吗?”

“不是。来年夏天会再来,大概以后都会这样了。而且我本来就是这样预订的,今年……有些别的原因,所以停留得有些久。”

铃垂下头,好看的眉紧紧皱着,一双瘦弱的手紧紧地揪着衣摆,“一定要走吗?”

“差不多吧。我没有什么必要停留在这里了,我本来就居无定所,再这样下去的话,我可能会对这座神社产生依赖感吧。那对我来说……是很痛苦的事情。”

“……可是我好不容易——”铃的声音一下子终止,她咬着嘴唇,悲伤的眸垂下,是那么难过,仿佛马上就要哭出来一样。

“……能不能别走?哪里都不要去。”她的声音轻微地颤抖着。莲没有说话,虽然有些于心不忍,但他还是摇了摇头。

“你没有必要挽留我……我们只见过两面,而且两次我都拒绝了你的请求。按平常的道理来说,你该恨我了。”

莲说这段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心里有没有起涟漪。他伸出手轻轻地拭去她落下的泪珠,扬起他觉得都有些陌生的微笑。

“……即使你现在很痛苦,但是你终有一天会幸福的。”

一切又回归沉默,铃没再说什么。莲收回手,终于是转身离开了,他没有转身,就像过去一般。

孑然一身。

*はる
“来吧,跟我走吧。”


*

铃有一件后悔的事。

当淡淡的花香飘进她的嗅觉器官时,铃才终于察觉到春天来临了。从敞开的拉门往外望去,所剩无几的白霜之间星星点点的鲜艳色彩美丽得令人赞叹。

正因如此,才有那么多的人费尽心思写出那么多的美丽词句在赞扬歌颂它们。铃的视线又回到桌上那些她今天的作业上。

学校布置的作业早在很久之前就做完了,但是对于铃来说,那还远远不是她可以休息的信号。她今天要写出赞扬梅花的诗句,然后交给母亲大人检查。

“……快点想。”她低声催促着自己,可脑海里依然是一片空白。“快点想啊……不然会被母亲大人责骂的……”

一想到母亲严厉的抽打,铃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她才有些起笔的头绪,好不容易写完时,原本还非常明亮的天空已经有了些暗色。

天很快就要黑了,一天很快就要过去了,很快春季也要过去,夏季来临了吧。铃的脑海里又出现那个少年的身影,挥之不去。

铃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对他说“带我走吧,即使没有目的地也好。”

不知何时,她发现自己内心深处对谁泛起了淡淡的眷恋,她已然记不起什么时候开始对他感兴趣了,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

那些都不重要了。

交了作业,铃趁着夜色偷偷摸摸地从家里溜了出去,尽管她知道一旦被母亲发现的话一点会受到严厉的鞭打,可是她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

踩着一阶又一阶的台阶走上去,穿过鸟居和手水舍,参道两旁的樱花已经有了些将开的苗头,想必过了不久,必定会出现一道美丽的风景。可惜的是,这里的访客少之又少,没有多少人能欣赏到那些景色。

铃来到拜殿前,她如当初一般跪坐下来,祈愿。她曾经在这里遇到过那位有着狐狸耳朵和尾巴的少年,他拒绝了她两次,让她后悔了一次。

她回想着两人曾经有过的为数不多的会面,每次回想,总是有什么在慢慢改变。对那些话语的理解也越深刻。

“……呐,铃,你又有什么愿望了吗?”

突然响起的声音惊得铃一下子紧绷了身体,一回头便看到了金发少年的微笑,在明亮的月光下,毛茸茸的狐尾在他身后来回摆动。

“莲……君?”

“……真是好久不见了呢。”
“——你不是说,夏天才会回来的吗……”

她的声音听上去惊讶至极,念想着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她无论如何都会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幻觉。

莲沉默下去,他安静地盯着少女的脸,许久之后他低沉的声音才缓慢而迟疑地响起,“……我以为我还没有对这里产生依赖感,可是离开了之后,我才发现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回想起在这里的事情。”

“我一开始是以为我已经开始依赖这座神社了,可是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是因为我有东西落在这里了。”莲慢慢地走近她,铃的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她尽力抑制着紧张的情绪,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是什么呢?拿完之后……你就要走了吗?”

“……是啊。”莲露出微笑,朝她伸出手来,“把你带走的话,我就没有什么牵挂了。”

“……来吧,跟我走吧。”

铃一下子没忍住,滚烫的眼泪像断线了的珍珠拼命地往下落,她试图擦掉它们,可是越来越多的泪水让她停不下来。

“你可想好了喔。”她带着哭腔的声音问道,“这里原来可没有什么会带走不听话的孩子的神或者妖怪的喔。”

“……没有关系的,反正我两样都不是。一半一半而已。”莲笑着注视她,看着铃白皙而瘦弱的手落在他的掌心,“反倒是你……接下来的日子可是连家都没有喔,没关系吗?”

“我已经不需要家了……从现在开始。你才是,你可不许反悔喔。”铃一下子明白了他为什么居无定所,没有归处,但是她并不会再后悔。

“我不会反悔的。”他淡淡地笑着。

四季终将巡回,下一个循环也即将开始。

END.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