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木倉爆裂ポ-イ

※难以想象的低产患者
圈名时咏/镇魂
想要有小可爱来扩列……
曾经是个写手,现在残了,复健失败,现在处于低迷期垂死挣扎。勉强会画个大头。
原创作品居多,同人除V家外几乎不写。(害怕ooc的我也没办法啊
主混V圈,全员偏LEN厨,主写蕉橘
是个master/婶婶/指挥官
伯爵咕哒子我吹爆谢谢
喜欢的东西不多但是很欢迎安利x

《oxygen》

#稍微有些短x不过勉强也是写出来了
#啊啊啊沉迷刀男最近根本没有码字的电量和时间啊x(就算这样我还是没有骨喰)
#再接下去估计还有三个小段x
#什么?你问连?最后才有个勉强算是打了马赛克的戏份的家伙?
#依然期待着白情前写完

【みずにおちる】

镜音铃刚从黑暗中醒来的时候,睁开眼便是一片白色。床是白的,床单是白的,各种摆件也都是白的。只有床头花瓶里那些漂亮的鲜花染上些许色彩。

镜音铃甚至觉得自己也差不多是白色的。

镜音铃无视着身体的些许无力挣扎着坐起来的时候,胸腔里还残留着窒息时的痛楚,右脸上隐隐的痛楚一遍遍地刺激着她的神经,一旦扯动面部肌肉就会撕裂一般。

不过,无论发生什么都没关系的。镜音铃就是镜音铃。白色的镜音铃,不管变成什么样都不会改变的--

这样的当然是谎话。

无论怎么掩饰都掩饰不了的嘲讽的笑,深深刺进她的眸中。镜音铃抬手抚摸自己右脸上那道狰狞得疯狂的裂口,沉默地盯着过去那位曾经是镜音铃“最要好”的朋友的人。

嘴上说着安慰的话,却摆出虚伪的笑容。镜音铃大概直到此刻才发现,那样的表情是那么熟悉。

于是镜音铃也不说些恭维的话。只是静静的,平静得像是被水底的温度凝固一样,盯着那位朋友。

哈,心虚了吗?

露出有些尴尬的表情,匆匆忙忙告辞离开。背影残留低笑响起。镜音铃是很喜欢笑声的,但是镜音铃现在觉得好刺耳。

试着走出去透透气吧?

镜音铃很幸运地捡回一条命,而且也没有什么严重的后遗症。镜音铃很快就往学校去了。

脸上包扎好了才去的。

一到教室,坐下。镜音铃真不愧是好学生,一直都是全班第一个来学校的。陆陆续续进来的学生们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镜音铃在朝阳的映照下有些闪亮的金发。

戏谑脸颊伤口的人,询问事件起因的人,围观热闹的人,将镜音铃的座位周围围得水泄不通。镜音铃想说些什么来回应或是驱赶他们,但是一旦目光触及他人就觉得烦躁。

冷静下来。上课吧。

镜音铃的目光一触及化学课本,不知为什么有觉得胸口隐隐有些想要窒息的感觉,或许是她又想起了什么令人讨厌的东西。

这只是开始。

在这之后她只要一看到与水相关的东西就会感到胸中有隐隐的窒息感。但是人的生活是离不开水的,镜音铃感觉自己差不多算是每一刻都在受折磨。

当听到教师一遍遍因为镜音铃的成绩开始下降时的教育。

当父母一次次责备慢慢变得差劲的镜音铃时。

窒息感渐渐增加。

氧气,镜音铃想要氧气。

说句真心话,镜音铃真的很想大喊出来。

吵死了!……什么的。

当然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然后面前的那些狰狞得有些扭曲的脸摆出的惊讶表情让她忍不住发笑。

一群蠢货。镜音铃不是早就死了吗?

早就,窒息而亡。

tbc.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