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木倉爆裂ポ-イ

※难以想象的低产患者
圈名时咏/镇魂
想要有小可爱来扩列……
曾经是个写手,现在残了,复健失败,现在处于低迷期垂死挣扎。勉强会画个大头。
原创作品居多,同人除V家外几乎不写。(害怕ooc的我也没办法啊
主混V圈,全员偏LEN厨,主写蕉橘
是个master/婶婶/指挥官
伯爵咕哒子我吹爆谢谢
喜欢的东西不多但是很欢迎安利x

《oxygen》

#持续更新ing
#其实挺惊讶的我居然能坚持写下来虽然只是短篇
#大概再更新两次左右就完结了。这篇不知道能不能算长,不过我觉得至少比起曾经写过的生贺应该更长点(谁给你的自信)
#感觉自己写的东西越来越奇怪了喔……虽然只是习作但是我也是有好好构思过的x
#欢迎漂亮的马尾妹子Lenka友情捧场x
#啊另外那位朋友不是v家u家里的人喔,只是个龙套x

【みずにおぼれ】

镜音铃的风评已经完全颠覆了。

在她一次次逃课出去的时候--不知不觉,在所有人里。

如果是以前的镜音铃,别说翻墙,连高一点的台阶都要小心翼翼上。回想起过去曾经发生过的类似事件,镜音铃就差点笑死。

真像个蠢货,不是吗?

虽然镜音铃经常逃课,但是她从来不是有目的的逃课。也就是说,镜音铃出来的时候并不是有目的地的,而是随便乱逛。

就好像除了学校去哪里都好一样。

在太阳稍微往西边倾斜的午后,冬天的旭日金光覆上那层白雪,为了抹杀掉它的存在一般,渐渐将它不可视化--想到这里镜音铃胸口一闷脚步险些不稳。

今天是12月25日。圣诞节。

因为是西方的节日所以在东方的这个城市还没重要到足以放假的地步。街上行人不多,也稍微让镜音铃心情舒畅了一些。

在拥挤的人潮里,窒息感也会增加。

镜音铃就这么漫无目的地,一边胡思乱想连过马路的时候红绿灯都没看只是径直走着。车主的骂声她也干脆懒得理。

当镜音铃回过神来的时候,她似乎在一个公园里。至于为什么那么清楚,那是因为镜音铃之前似乎经常到这个地方来。

镜音铃的步伐没有停止--直到经过那片眼熟极了的人工湖。

虽然那里面现在堆满了垃圾,发出了有些难闻的味道。但镜音铃还是驻足多观望了这东西好几眼。

镜音铃胸中又升起那种隐隐的窒息感,虽然这可能是心理作用。或许是那些垃圾的影响,镜音铃倒是没有觉得太过于难受,比学校里好多了。

虽然镜音铃记得之前最后一次自己到湖这里来的时候水还很清澈。

镜音铃不知道是不是一时脑抽了,居然直接在湖的周边的草地找个了位置坐下,静静地盯着那片湖。

发了有一段时间的神,镜音铃可谓是用上了过去学习时的专注盯着湖。旁边走过来少女的身影镜音铃都没有注意到。

少女用很温和的语气,站在草地围栏外向镜音铃呼喊。虽然镜音铃没怎么注意她说的什么,但是还是大概听到了草地啊禁止啊什么的话。

瞥了一眼少女镜音铃也充耳不闻。和镜音铃同个发色的少女把脑后扎好的马尾撩到肩上再次呼喊。镜音铃依旧不理会。

吵死了。

以上是镜音铃所有的感想。不过好在大概是知道没用了,少女微微叹了口气就转身走了。不知道是放弃了还是搬救兵去了。

不过镜音铃也已经不想待在这个公园里了。

镜音铃稍微想起了稍微有些令人讨厌的事情。一想起她就躁,背后还因为心理作用有两块皮肤隐隐约约有些阵痛。

被用力过猛对待的那种。

镜音铃站起来抬头望了望天空,已经泛起了些许的茜色。思索着差不多该回住所了镜音铃也就站起来拍了拍沾上些草叶的衣裙。

黄昏是白昼与黑夜的分界。也是天堂与地狱的分界线。似乎是在某本中二小说里看过这么一句话,镜音铃难得居然还能想得起来。

轻巧地越过围栏,镜音铃顺着出去的路离开,预备拐进分岔路的时候不小心瞥到与她相反的方向似乎走来了两个人。同样是漂亮的金发。

不过镜音铃倒是不怎么继续留意。金发的人她认识的人倒是不少,虽然在东方的城市里有些奇怪,但是不得不说金发的人大多数是比较漂亮的类型的--当然镜音铃现在不算。

啊,话说。镜音铃的最要好的朋友,也是金发呢。

确实,她也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不过作为女性,她的手劲真是大得惊人。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交到男朋友。

镜音铃愉悦地扬起笑容。

tbc.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