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木倉爆裂ポ-イ

※难以想象的低产患者
圈名时咏/镇魂
想要有小可爱来扩列……
曾经是个写手,现在残了,复健失败,现在处于低迷期垂死挣扎。勉强会画个大头。
原创作品居多,同人除V家外几乎不写。(害怕ooc的我也没办法啊
主混V圈,全员偏LEN厨,主写蕉橘
是个master/婶婶/指挥官
伯爵咕哒子我吹爆谢谢
喜欢的东西不多但是很欢迎安利x

《oxygen》

#啪啪啪完结撒花ヽ(*´з`*)ノ
#本来最后一句话是没有的但是为了让小可爱更理解剧情所以加上去了x
#大概下次会写双子的一篇可能和花有关的文章……?(花语梗屡试不爽)
#祝小可爱白情快乐ヽ(*´з`*)ノ
#食用愉快x/

【さんそをもとめ】

今天镜音铃也逃课了。

又去了那个公园,又经过那片湖。

那片湖不算大,差不多一个篮球场左右更大些。水里没有什么垃圾或许是已经被谁清扫过了。水或许是工作人员换过了吧,现在看上去还很清澈。

深冬的太阳属于暖洋洋的那类的,不算热,不算冷。虽然如此镜音铃也觉得自己周身都像是置身水底那般冰冷彻骨。

镜音铃缓缓地,蹲下身去,伸手触了触湖水。很冰凉,很冷,和那天一样--或者说和今天一样。很意外的,镜音铃觉得自己没有关系。

镜音铃似乎,不怎么那么害怕水了。

大概……水总是有些好处的。从某种意义上。

今天,12月27。镜音铃的诞生日。能记得这件事镜音铃反倒没有吃惊。啊,毕竟是……“新生”的日子嘛。

似乎是今天是周末的原因,到公园里来的人多了些。所以镜音铃探身触碰凉水的动作反倒引起了更多的注视。

啊,大概被认成疯子了吧?

镜音铃是这么想的。不过或许镜音铃真的是疯子也说不定?没错,就像得了精神病一样,奇奇怪怪地持续了那么一年,把长年良好的口碑,在一年之内完全破坏。

啊,这难道不是疯子么?

镜音铃突然笑了出来。没有什么开心愉快,没有什么讽刺自嘲,更没有什么掩盖悲伤。只是觉得好笑,所以就笑出来了。

这真的像个神经病吧?如果是过去的镜音铃,才不敢做这样的事情呢,因为会被嘲笑啊。

镜音连。

又想到这个名字了。镜音铃差点将这句话低语出来。

镜音连。

一个金色头发的男孩子。几乎及肩的发扎在脑后,长长的刘海。和她的相似的,水之女神的蓝色宝石。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说不定会把两人认作同一个人。

镜音铃一边窃笑一边想着会不会是镜音铃的父亲什么时候外遇生出了这么一个和镜音铃外表相似的儿子吧?

镜音连。

性格超烂的男孩子。说话直白得完全不管别人想法,一切都已自己利益为优先,和人讲话语气态度总是差的要命,然后……意外地有点温柔的男孩子。

镜音连。

氧。

镜音连。

氧气。

镜音连。

她的氧。镜音铃的氧。

太阳高高地悬挂在青蓝天空。那样的天空,就好像水的颜色。那么太阳呢?金色的太阳呢?

绚烂的,耀眼的太阳呢?

--喂,你是笨蛋吗?这么冷的天,打捞巨型冰块可是大工程哦?

像星星的颜色。

--你死不死,随你的便。但是,离我的工作范围远点。我的工作范围死了人的话,我有可能会被减薪。像这种工作本来就低薪了。

像氧的颜色。

--哦嚯,那你很棒棒哦。所以关我什么事?不就是个人工呼吸吗至于一脸严肃?我救了你的命,没让你下跪感谢是对你好了吗?而且,能让我为你做人工呼吸可是你的幸运哦?

像……镜音连的颜色。

--喂,你刚刚的那个朋友……或许不该这么说,不过,绝交算了。笑得真难听,听着就是噪音。你没觉得?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镜音铃知道的。

在心底默念着,镜音铃站起来,双腿因为长时间蹲着有些发麻。漂亮的金色--那璀璨的阳光,像利刃,深深刺进水面。

再一次,再一次。

坠入水中。

镜音铃扬起嘴角,像是水的女神一样。温柔地,轻轻扬起嘴角。

那样的,是不能骗人的哦。

重心一瞬间往前偏移,耳旁一瞬间加速的风被水所替代。落入水中的那一刻,镜音铃的微笑染上一丝得意,一瞬间被夺走的视线最终定格在金发的少年惊讶的面容上。

水,清澈的水。

水一瞬间夺走她的氧气,却在她觉得快要窒息前,又得到了氧气。

氧,镜音铃渴求着氧。

镜音铃渴求着镜音连。

氧,镜音铃深爱着氧。

镜音铃喜欢着镜音连。

在下一次醒来之前,全部委身于水和氧。

--喂!

略带着焦急与慌张的声音,模糊地掺杂进来。

--不能死哦,铃!

--我还……有要说的话哦。

• FIN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