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木倉爆裂ポ-イ

※难以想象的低产患者
圈名时咏/镇魂
想要有小可爱来扩列……
曾经是个写手,现在残了,复健失败,现在处于低迷期垂死挣扎。勉强会画个大头。
原创作品居多,同人除V家外几乎不写。(害怕ooc的我也没办法啊
主混V圈,全员偏LEN厨,主写蕉橘
是个master/婶婶/指挥官
伯爵咕哒子我吹爆谢谢
喜欢的东西不多但是很欢迎安利x

【系列】燃え尽くす

【THE  BRANCHES  OF  YGGDRASIL】






※系列文
※画风清奇,剧情迷
前章走你(๑ºั╰╯ºั๑)





【U-1】

自那日突发事件以来已经过了一周。

在这期间,我再也没有看到过那些测试员的身影了,因为我并不喜欢和他们相处,这对我来说同时也再好不过了。我觉得现在这样再好不过了,任何一点改变都不需要。

黄昏时分,我扛着教官委托我们帮他搬运的东西,走在男生队伍的最末尾,她的话应该已经回到宿舍了,所以没有在街上出现,我几度四处张望也都没有看到她。

今天的晚霞很暗,虽然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但是大多数时间,黄昏的霞色会把这个世界全部映成橙红色,明亮明亮的,就像是我们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异世界”。

今天暗沉的霞色或许是要下雨的征兆吧,虽然我不是很了解天气什么的,只知道天一暗下来的话要么是太阳落山了,要么就是即将下雨了。

我跟着队伍回到了宿舍附近,将手中的箱子和其他的搬运物一起堆在小小的仓库里,从敞开的纸箱缝隙中,可以看到我们搬运的纸箱里面貌似是什么金属器材,或许是明天训练的时候要用的东西。

然后我就回了宿舍,而晚餐只要有教官所给的作为奖赏的干粮就行。刚来到门口,我就看见她坐在我的宿舍紧闭的门扉前,一脸倍感无趣的表情。

我一叫她的名字,她就紧张得立刻站起来,整个身体绷得紧紧的,要是说没发生什么事情的话,我是不会相信的。

“怎么了?”我问。

她支支吾吾了好一会,还时不时观察我的脸色,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她的态度突然变得那么奇怪。我重复了一遍问题,才刚刚听到她细若蚊咛的声音:

“辅导员那边……说是有人找你。”她的神色有些怪异,如果是单纯地有人找我的话,她应该不会是这副样子。

“我知道了,谢谢你。我应该去哪里?”我轻声询问,她看了看我欲言又止,最后一言不发地给我带路。

路上我问了她好几次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开始她还沉默着什么都不说,最后才轻轻说了一句“到了你就知道了”。

她领着我到了接待室,里面会有什么人我心里也有了好几种可能,接待室门旁站着的人替我们敲了敲门,在里面传出一声应和,门就被打开了。

我和她一起进到了接待室,里面的人不多,除了辅导员以外只有两三个穿着白大褂的人,估计是测试员吧。

令人意外的,辅导员招呼我坐到他的旁边去,这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待遇,我看了看她,她只是默默地走到一旁去站。

“你好。”

面前的测试员出声和我打招呼,他满脸温和的笑容,和以往我在白馆所见的那些冷冰冰的测试员不太一样,给人一种精明而又圆滑的感觉,我认识过这样的人。

“你好。”我挺直了身板和他交谈,我不擅长和这类人打交道,因为他们很轻易就会把人带入一种绕不开的圈子里然后达到自己的目的,何况我还是那种容易被牵着走的人。

“前几天我收到了报告说是有人对新型药剂产生了反应,那个人应该就是你没错吧?”

“……是的。”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实际上,在前几天的事件中,我的下属抽取了你的血液样本,拿回中心城区进行化验了。结果非常地出乎意料!你的体质非常符合我们的要求,所以上面的人就派我来把你带到中心城区里去。”

听了这话,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我也不知道在别人眼里我的表情有多么惊讶,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发言确实在我意料之外。只是因为化验过我的血就被选上了?

“这也就是说……”

“啊啊!你‘合格’了哦。”

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这就是理由,我的成绩一直以来也只是中等水平,而抽血化验这种检查我也不是没有体验过,我曾认为合格这事和我是绝对无缘的,为什么事到如今还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我忍不住去看她现在的表情,她低着头一言不发,没有看任何人,她的脸蒙上一层深深的阴霾,恐怕她也很不解吧。她比我要更加想去墙壁里面,为此还付出了许多的努力。

“比起我,还有更加合适的人吧?”我尝试着问道,果然比起没有目标的我,如此强烈希望着并为之付出努力的她更适合得到这个机会。

“不,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人了。”

“……”虽然我还想再挣扎一下,但是我很清楚仅凭我的话很难改变这个人的决定,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受他们支配的人物。

“……我知道了。”





<<<<<<<<<<<<
感谢观看,欢迎捉虫(((*°▽°*)八(*°▽°*)))♪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