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木倉爆裂ポ-イ

※难以想象的低产患者
圈名时咏/镇魂
想要有小可爱来扩列……
曾经是个写手,现在残了,复健失败,现在处于低迷期垂死挣扎。勉强会画个大头。
原创作品居多,同人除V家外几乎不写。(害怕ooc的我也没办法啊
主混V圈,全员偏LEN厨,主写蕉橘
是个master/婶婶/指挥官
伯爵咕哒子我吹爆谢谢
喜欢的东西不多但是很欢迎安利x

【原创】燃え尽くす

【THE  BRANCHES  OF  YGGDRASIL】

※我流画风和剧情
※系列中短篇
※或许是老套路吧?
食用愉快
N-2





【N-2】

老天爷似乎并不稀罕我的感谢,进入电梯的那一刻,看到研究员按下楼层的那一刻,我的希望就破灭了,而且这破灭来得非常快,几乎不到五分钟时间。

按下四楼的按钮后,女研究员就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什么都没说。虽然气氛很尴尬,但是我也不好开口,毕竟我本来就不是很擅长与别人相处。

电梯下降的速度非常快,很快就到了四楼。电梯门一打开,女研究员就离开了电梯,我自然只能跟上她。检查室里面的人不多,大概有十几个左右,既有研究员也有“培养体”。

一进门我就闻到了和白馆里也有的一种浓浓的味道,那大概是某种或多种药剂的味道,其中夹杂着淡淡的消毒水味,它充斥着整个房间,令人非常难以忍受。

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这么觉得,但至少用眼睛来看的话,研究员们和其他培养体们都一脸泰然自若,就像是闻不到这种气味一样。

大概是听到了我们到来的声音,一位研究员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来,然后露出了非常灿烂的笑容:“啊,来了啊,欢迎欢迎。”

他放下手里的试管,匆匆地走到我的面前来,黑发的女研究员也转过身来看着我们。“你好啊,新来的孩子。我是巴德尔,这里的研究员。”男性研究员很友好地向我伸出手。

“……你好。”我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有些冰凉的皮肤的触感让我有些不自在,虽然很想立刻抽回手但是这么做无论怎么说也太失礼了。虽然神话体系不完全一样,但他的名字果然也与雅典娜和奥丁是同一个格式。

“事不宜迟,赶紧去做身体检查吧!我对你可是非常期待的。”巴德尔拍了拍我的后背,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蓝色的眼睛中满是和善。这时,领路的女研究员向我招了招手。

“拜托你了,维纳斯。”

“知道了。”这时我才知道这位高挑的黑发女性是叫维纳斯。她领着我在这个偌大的房间内做了一圈检查,有以前在白馆做过的,也有从来没做过的检查,所以这次个过程就繁琐了很多。

到最后我已经感觉有些疲惫了,到今天为止,我从来没有想过做检查也会这么累。做完检查后,维纳斯指了指靠近角落的一排座位。“在那里坐一下,整理完数据就可以让你回去了。”

“……是。”于是我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在等待的期间,电梯门又开开合合,陆陆续续进来了别的培养体。他们和我刚才一样,排着队做一圈检查过来,和我不同的是他们都是一个人过来的。大概是因为我是新来的,今天特别照顾一下我。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整理我的什么数据,不过时间确实有点长,或许这是因为我现在无所事事的原因。我看向正在讨论的巴德尔和维纳斯,他们的表情有时很惊讶,有时很困扰,这让我也搞不清楚我的数据对他们来说到底是好是坏。

其他培养体做完检查,也坐在我旁边的其他座位上等待,只不过他们并不交谈,彼此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如果是在白馆做检查的话,这种状况绝对非常稀有,尽管测试员们大概都比较喜欢这样。

而且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问起我的名字。当初来到这座岛上时,无论去哪里都得先说出名字作为登记,方便管理。而这里作为更加先进的地方,按理来说也应该需要登记才对。还是说,在此之前就做好登记了呢?

在我发呆着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两位研究员就把数据整理完成了,维纳斯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回过神来。她递过来一个小小的牌子——接过来后我才发现那是一个证件,还是可以扣在衣服上的那种,牌子上只写了四个数字:1250,下面有一个条形码。

“那个数字就是你的代码了,从今往后,你只要用这个代码行动就可以了。如果没什么问题了的话就可以回去了。”

“……是。”除了这个字,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维纳斯的话,就像是有读心术一般,刚刚我考虑过的问题他们很快就能给我解答。我曾经用过的名牌还躺在我的口袋里,但现在我有了一个新的“名牌”。

我沉默着走向电梯,就算心里感到抗拒,我也只有接受的分,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

经过巴德尔身边时,他冲我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这又让我想起了她,会朝我这样笑的,就也就只有他们这样的人了。“你的数据很特别,我很期待你的成长。”他说。

但终归他们还是不一样。

随着电梯门缓缓关闭,我的视线慢慢地也被隔断在这个小空间里。







<<<<<<<<<<<<<
十分我流了,感觉自己要江郎才尽了……(对不起我被游戏榨干了)
会尽量提高更新频率了x
(咕咕咕.jpg)

评论(4)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