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木倉爆裂ポ-イ

※难以想象的低产患者
圈名时咏/镇魂
想要有小可爱来扩列……
曾经是个写手,现在残了,复健失败,现在处于低迷期垂死挣扎。勉强会画个大头。
原创作品居多,同人除V家外几乎不写。(害怕ooc的我也没办法啊
主混V圈,全员偏LEN厨,主写蕉橘
是个master/婶婶/指挥官
伯爵咕哒子我吹爆谢谢
喜欢的东西不多但是很欢迎安利x

【蕉橘】エンゼルフィッシュ


——“咔哒”。

仿佛一切都在黑夜中沉睡一般的寂静中,古老的旧式时钟就像是与熟睡中的年轻人不合群的老人一样,低沉僵硬地发出响亮沉闷的鸣音。深棕的色漆或许因为年代久远而有些脱落下来,它剥落后所露出来的木制构架的鲜亮颜色就仿佛刻意制造出来的点缀装饰一般,毫无违和感。

趴在形状怪异的柔软的床上,由钟鸣唤醒的少女睫毛微颤,略带着怠惰的眸睁开。宛如宝石般明净透彻的眸泛着海洋波浪的色彩,将时钟的形状倒映在眸中。

——“咔哒”。

两声钟鸣的间隙,少女已经伸出纤细的手指,指尖微触上冰凉的玻璃,遮盖住从她的视角可以望见的,时钟上也几乎脱落殆尽得只剩下淡淡痕迹的金色镶边,似乎要将它细细描绘一般停留了一下。

即使十分微弱,她也清楚地听到从有些遥远的地面上传来的,听上去十分从容的脚步声。一阶、两阶,踏着石制阶梯走下来。离她越来越近。

——“咔哒”。

钟声敲响三次。针尖被雕琢出不一样的细致花纹的三枚指针重合,不偏不倚地指向正上方。涂满黑色色漆的指针是整个时钟里色彩最饱满的部件。它被亮丽的水光映照着,泛起冷黑色的光芒。

少女的指尖一瞬间改变了状态向上划去,时钟因为她的行动而向后倾斜、倒下,她的黑影一瞬间将它整个覆盖住。少女身着的海蓝色的宽大衣裙的裙摆几乎与水的颜色融为一体,显眼的金发间装饰在左侧的白色发饰中间点缀着的珍珠闪闪发光。

黑影渐渐淡去。少女从深邃黑暗的水底,穿梭在斑斓的珊瑚装饰中,游过与自己有相似特点的一条又一条生物,此刻去往那月光满溢的岸边。她不知道此刻自己的脸上是什么表情,她只听见自己的声音,平静而沉闷的响起来。






——“……时间到了。”

【一】

夜晚的大海是最安静的。

满天的繁星在漆黑的夜空中闪闪发亮,天空与大海互相映衬着对方的颜色。生物的杂音一切都销声匿迹,冰冷的海风卷起波浪,温柔触碰着海岸边的岩石。

些许的海水往岸上涌去,争先恐后洗刷着海岸沾染上的不洁。一遍又一遍,重复涌上去去退回来的动作。安洁尔很喜欢那个时候发出的“唰--”的那种声音。

有着节奏,仿佛什么歌谣的旋律一般,深深让她着迷。

安洁尔很喜欢在这样夜深人静的夜晚,独身前往人烟稀少的海岸边,倾听那些旋律。

虽说是独身,但是知道她到这样的地方来的人也是有的,虽然警告过她好几次却每次都发现无用处的好友玛丽。

玛丽呢,说实话她长得非常美丽。她有着有点偏向蓝色的长长的绿色头发,像海洋一样美丽的蓝眸。不过比起美丽的长相,最重要的是,她的歌声是她们这个族群里面公认的最动听的歌声。

安洁尔也是这么觉得。虽然她的眸也是蓝色,但她的头发是金色,长长的,每当她在海洋里穿梭时总是很显眼。

也就是说,她在海洋里,很容易被当成猎食对象。安洁尔也是有点好奇自己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今天安洁尔也选择了人烟稀少的夜晚,去往那月光倾慕着的金黄沙滩上--可是今夜却注定不平静。

安洁尔去过那个海岸很多次,那个海岸的更上面些,是个城市,非常繁华的城市。那里面住着名为「人类」的生物。这是玛丽告诉她的。

“人类很自私,很贪婪。不要去接近他们,那是自取灭亡。”

玛丽是这么说的。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向温柔的玛丽第一次摆出那么严肃的神色。安洁尔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样深刻的认知,只是安静地看着玛丽。

“特别是当他们发现我们种族的秘密的时候。人类的好奇心特别重,贪欲也非常强。如果你被人类发现了,说不定就再也无法活下去了。”

“绝对不能靠近人类,也绝对不能被他们发现。”

安洁尔虽然不懂这些话的具体意味,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玛丽是对的。于是她们约定了,绝对不接触人类。

而现在——

一直以来平静的大海仿佛被什么触怒,还未到海岸边,安洁尔就已经听见雷电的怒号,瞬间闪过刺眼的光芒几乎要划开天空一般。

“……今天可能天气不太好。”

安洁尔抬头上去注视着天空。

「天气」这个词,是玛丽教她的。玛丽十分聪明博学,她知道很多东西,包括人类对海洋的一些知识。她好像是从陆地上来的一样,知道很多人类的东西。

她有告诉安洁尔。人类称她们这些拥有美丽相貌,动听歌声,同时拥有人类与鱼类特征的种群为「人鱼」。

“下次……再说吧。”

安洁尔有些遗憾地喃喃自语。虽然她喜欢海浪拍打冲刷海岸的声音,但是在这样暴风雨的夜里,那样美好的节奏一定,会被打乱的吧。

这么想着,安洁尔摆动尾巴,很干脆地打算反身回去。不过这样的话,玛丽大概也不会担心了吧,虽然她现在应该还被凯尔特和梅罗缠着才对。

凯尔特和梅罗都是玛丽的追求者。凯尔特常常用自己是雄性的言论去试图把身为竞争对手的雌性的梅罗排挤下去,但是令人吃惊的是,梅罗却常常成了欺负凯尔特的家伙。

梅罗和凯尔特呢,该说是关系好呢?还是说是情敌敌到越来越好了呢?总之,虽然两个人都很喜欢玛丽,但是却总是待在一起,虽然吵架和唱和参半。

虽然两个人曾经有打算联手对付安洁尔这个玛丽的好友啦——不过在解释明白之后很善解人意地放弃对付她了。

玛丽大概也一如既往地,想着怎么摆脱这两个追求者然后怎么追上她这个不肯听劝执意去往海面上的安洁尔。

想到那样的场景,安洁尔忍不住轻笑出声。也是在这一瞬间,巨大的黑影瞬间笼罩她的身形,对未知事物的恐惧让安洁尔一下子慌了神色。

“什、什么?”

她慌张地往海面的方向看去--她的直觉告诉她危险来自于那里。事实也确实是那样。但是本身就阴沉无月的黑暗让她无法得知其正体。

一大块黑暗浮在她的正上方,而且还缓缓地往某个方向移动着。安洁尔有些害怕,但是同时这也引起了她的好奇心——

【好奇心会毀滅你】


安洁尔努力告诉自己要冷静一些。她游出那片黑暗的覆盖圈,并试图游得更远些。之后才敢微微探出头来窥视海面。

即使天空已经开始向海面降下暴风雨,视线被大雨朦胧,安洁尔还是清楚地看到,在她刚刚所在的那片区域的上方,赫然立着一只庞然大物--安洁尔大概知道那是什么。

偶尔在海底是可以发现的,遭遇了玛丽所说的「海难」的「船」,被称为「沉船」。而安洁尔这一族群的人都很喜欢沉船,因为他们往往能在那些庞然大物上找到些漂亮有趣的东西。

安洁尔也不例外,所以她第一刻就觉察了那是「船」,而且是有人类在上面的船。

正如海洋中容易被视为猎物的安洁尔的金发一样,安洁尔也很清楚地在那艘船上,看到了一抹鲜明的金色。

或许是“同类相吸”,安洁尔下意识地往那艘船靠近,不是是不是因为过于沉迷,她似乎完全忘记了玛丽和她说过的--“绝对不能靠近人类”。

随着距离的缩短,那金色的色彩的轮廓一点点地在安洁尔的视线内清晰起来--安洁尔发觉了,那是个人类,有着金色头发的雄性人类。

他看上去和安洁尔差不多大,和她是同样颜色的眸,只是比起自己的,安洁尔觉得他的眸更加鲜艳夺目,更加像是海洋的宝石色。

至于为什么知道是雄性呢,大概是安洁尔看到了那个人类和凯尔特一样扁平的胸前。那是雄性才有的--玛丽说的。

“--可恶,明明就快要到达目的地了,却遇上了暴风雨。”

安洁尔听见,从她所关注的那名人类的口中,说出了这么一句话。那道声音坚定有力,略微低沉而附有磁性,一瞬间就吸引了安洁尔的注意。

就像那海浪冲击的海岸的声音一般,不,或许比起那个还要美妙上许多。

“弗伊斯大人……”

“专心掌你的舵!少分心!你想死在这里吗?!”

安洁尔觉得他看上去有些气急败坏,语气听上去也很差。

“……不是,那个……舵……坏了。”

“……!”

安洁尔看到他一脚踹开了那名和他交谈的人,因为背对着,安洁尔看不见他的表情。

“蠢货!要是暴风雨挺不过去一船人加上货物都给你害死!”

“弗伊斯大人我觉得咱们差不多可以把卡库丢下去减负了。”

“我赞成!”

“带我一个!”

“喂!革命友谊呢!?”

“都闭嘴!”他似乎有些过于急躁了,狠狠地揪起那个被称为「卡库」的人的领口。“给你一分钟修好舵,不论手段,至少要让它回到能使用的状态。修不好就下去喂鱼,你听清楚了吗?”

“是……弗伊斯大人。”

这看上去不免有些像喜剧,至少安洁尔是这么想的。大雨砸在所有人身上,但是安洁尔却不同于他人的慌张,只是平静看着那些人类在危机中努力自救的场面。

安洁尔也不是没有看见过人类,只是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还是第一次。不知是不是风暴带走了他们的注意,至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人发现安洁尔的存在。

狂风呼啸着,嘶吼着,仿佛要将他们尽数困在这片海域。巨大的船身摇晃着,有些摇摇欲坠的感觉,在船上站立着的人类们看着都有些站不稳。

“……诶不是,弗伊斯大人您小心点,别摔到了。”

“这点风浪不算什么,我还站得——呃。”

刚说完的下一秒,猛地左倾的船身似乎是不给他面子,他只是口中发出一声轻呼,重重地就坐在了甲板的地面上。

“噗嗤——啊不是,我的意思是弗伊斯大人您的皮鞋脏了。”

“滚!”

船身稍微平衡之后他快速站起来踹了那位卡库一脚。

安洁尔着实觉得这些人类十分有趣,不过雨是越来越大了,波浪也越发地疯狂翻涌,虽然有些遗憾,不过她是时候回去了。

即使是人鱼,也不能做到一直待在海面上接受风暴的洗刷。

这次安洁尔可是真正地要打算回去了,临走之前,她还是有些不舍地往吸引她的那名金发人类望去——之后的事情她有些后悔了那一瞥。

正正对上的一双宝石般透彻的蓝色眼眸,安洁尔下意识地一愣。那双深邃的眸中写满惊讶,瞪大了看着她。安洁尔被这样注视着很快就反应过来,慌张地转身逃走。

“啊……被看到了……”

安洁尔此时才想起了玛丽对她的警告。

或许那双眼眸真的有什么魔力。深邃、美丽,却有如利剑一般锐利,一下子将什么东西给惊醒了。

【那是本能的反应也说不定】


像是爆炸一般的轰响,雷电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情绪尽数吐出。

冰冷的海水包裹着安洁尔的身体,像是镇定剂一般,终于一点点地使她冷静下来。


“呼--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只是看了一眼罢了。”

安洁尔自我安慰性地低语着,往着海底深处的家园游去。




--是的,一切都会没事的。



<<<<<<<

水手们在甲板上跳着舞。

当王子走出来的时候,有一百多发火箭一齐向天空射出。天空被照得如同自昼,因此小人鱼非常惊恐起来,赶快沉到水底。可是不一会儿她文把头伸出来了——这时她觉得好像满天的星星都在向她落下,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焰火。

啊,这位年轻的王子是多么美丽啊!当音乐在这光华灿烂的夜里慢慢消逝的时候,他跟水手们握着手,大笑,微笑……

夜已经很晚了,但是小人鱼没有办法把她的眼睛从这艘船和这位美丽的王子撇开。
——————————————x
XJB写的曲改/ (可能会坑)
灵感来自于nem的エンゼルフィッシュLen ver.
然后演员表
安洁尔——镜音Rin
弗伊斯(目前是)——镜音Len
玛丽——初音Miku
梅罗——Meiko
凯尔特——Kaito
卡库——gakupo
(起名废的艺术感↑)
不定期修改的1.5ver.

结尾的段落出自安徒生童话《海的女儿》,或许是有什么用意吧?

【更新日志】
1.0修改了部分排版,修改了部分bug,添加了部分描写。

1.5结尾添加了……嗯……算是什么我也不懂x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