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木倉爆裂ポ-イ

※难以想象的低产患者
圈名时咏/镇魂
想要有小可爱来扩列……
曾经是个写手,现在残了,复健失败,现在处于低迷期垂死挣扎。勉强会画个大头。
原创作品居多,同人除V家外几乎不写。(害怕ooc的我也没办法啊
主混V圈,全员偏LEN厨,主写蕉橘
是个master/婶婶/指挥官
伯爵咕哒子我吹爆谢谢
喜欢的东西不多但是很欢迎安利x

【系列】燃え尽くす


【THE  BRANCHES  OF  YGGDRASIL】



※缓慢更新
※画风清奇,文力低下
※系列文

G-2快速通道




【G-3】

这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那是我无论如何都不想再回想起来的那来到这座与世隔绝的岛屿前的十二年人生。我想了很久,为什么事到如今还会回忆起这些事情,可是无论怎么想,都找不到答案。

在那个梦中,我就像坠入了地狱,不堪的过去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明明这么害怕,可是我还是没有在恐惧中醒来。

最后叫醒我的,是一股冰冷刺骨的疼痛,醒来的瞬间我甚至听见了自己用尽全力去嘶吼的声音。疼痛,疼痛,极度的冰冷,我只能拼命挣扎着去缓解那份疼痛。

可是无论怎么挣扎,那份疼痛都不曾缓解,反而胸腔中的空气渐渐变少,像是死神扼住了我的咽喉,像是沉溺在黑暗的深海,光芒触不到,声音传不到,那是窒息而亡的预告。

意识越来越沉,我感受不到自己是否还在挣扎,如果就这样放松下去的话,就再也睁不开眼睛了吧。

突然间,我感觉被什么温暖的东西抓住了四肢,那不带任何感情的粗暴动作一下子让我的意识清醒了一些,一股暖流自腕处的静脉流到身体各处,那痛感才稍有缓解。

我不知道自己被注射了什么东西,意识也渐渐更加模糊,下次醒来的时候,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呢……

……


恢复意识的时候,射入眼中的第一缕光芒非常地刺眼,我下意识想用手去挡,可是手臂就像是被绑住了一样,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我努力地侧身去看,发现两只手臂上插满了针管。

恐怕药物里面其中有麻醉效果,而我也注射了不短的时间,这也难怪身体活动有些困难。

晚霞的橙色光辉自窗外轻柔地落进房间内,我猜不到时间到底过了多久,身体还因为药物有些难受。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同时被注射这么多药物,果然是因为身体排斥那天在白馆接受的新型药剂。

突然门被打开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一开始没能猜到是谁,但一听到那熟悉而轻快的脚步声,答案便不言自明。

“啊!终于醒了!”脚步声刚刚凑近,我刚刚看清她的脸,她就激动地扑到我的身上,压得我更加无法动弹。“我好担心你!怎么样?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不,没有。”除了身体不能随意动弹之外。

“我马上去叫测试员们过来!你在这里乖乖躺着不要动哦!”匆匆的脚步声响起,越来越远,周围又只剩下我一个人,安静地可怕。

马上就要入夜了。

她很快就带来了测试员们,他们看到我醒来之后似乎非常高兴,帮我检查的热情也高涨了不少,而她自然是被排除在外。

“状态如何?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或者身体里有没有感觉充满力量?”

我摇了摇头,别说充满力量了,我估计我现在的这个身体就算想要行走都得从药效中缓和好久,不过除此之外再也没别的什么状况了。

她现在是在做什么呢?虽然我的身边聚集了好几个测试员,可是无论如何我都不能集中精神去观察他们。我无比期待检查的结束,因为这样我就能见到她了。

检查完毕后,临走之前测试员们还给了我许多如何照顾身体、有任何不适该如何解决的建议,这是往常没有的待遇。我不知道昨晚的异常给我带来了什么,暂且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测试员走后,她很快就又进来了,手里还端有我的晚餐,那是碗非常清淡的粥,不过在这种地方还算是不错的一餐了。“你睡了两天一定很饿吧?能坐起来吗?”

我这才知道我睡了两天,比想象中还要短些。她扶我坐起来,因为药物已经被撤走的原因,我的身体也渐渐开始适应动作。

“来,张开嘴,我来喂你~”我刚刚适应了突然改变姿势而带来的不适感,她就微笑着将饭勺递到我嘴边。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不由得愣了一下。

“……不用了,让我自己来吧,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我本来是想推开的,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非常坚持,眼中闪着异常的执着和热情。……估计只是想尝试一下这种操作而已。

“没关系的啦,你是病患嘛,让我来稍微照顾你也可以吧?况且童话里的女主角总是温柔的嘛!”她的笑容格外灿烂,我大概也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了。

我一口吞下她递过来的食物,她很满足地眯起了眼睛,若是这景象让他人看到了,我怕是又要被嘲笑了吧。不过现在那些事情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了。

“话说回来,你究竟是怎么了?白天明明还好好的,晚上突然就变成那样了……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现在没关系了吧?”喂食的期间,她突然挑起了话题,并难得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嗯,已经没事了。我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会变成那样,不过幸好还留着这条命。”

“要更加小心点啦,我也是很担心你的!如果有哪里不舒服的话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我马上就去帮你叫人。”

“是是,明白了。”

她的脸色才终于缓和成一如既往的轻松,然后就开始讲一些在我昏迷期间发生的有趣的事情。跟我不同,她与其他人很好相处,认识的人和朋友都很多,和我待在一起可以说是非常的浪费了。

“还有啊还有啊,我告诉你,今天下午的时候你们那边的教官好像被恶作剧了!他下楼的时候不知道碰到了什么机关,被放在暗处的汽油倒了一身,气得脸都黑了!”

“诶……还有这种事啊。”

“是啊,不过好像有人知道是谁做的,但是教官没问出来,可能是另一个班的吧。敢在这里恶作剧的人可不多呢。”

“是呢,我也大概有个底了,隔壁班确实有这么一个人呢。”

“诶诶,我好想知道!”

她的眼睛因为兴奋而瞪得很大,脸上始终带着笑容,明亮的月光从敞开的窗户进来散落了一地,把她的微笑映得格外耀眼。



<<<<<<<<<<<<<<<
被学业压垮不想更新.jpg
暗搓搓地酝酿新坑(喂
欢迎捉虫(⁄ ⁄•⁄ω⁄•⁄ ⁄)
感谢观看www

评论(2)

热度(1)